經濟學人大辯論,左右為難的製造與服務

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在 6 月底 7 月初有一場精采的線上辯論,由哥倫比亞大學 Jagdish Bhagwati、劍橋 Ha-Joon Chang 兩位經濟學教授針對「how important is manufacturing?」這個歷史上不同階段一再激起火花的議題進行正反方辯論。

在代理問題、金融風暴、匯率戰爭、國際債務、復甦緩慢等經濟危機一再衝擊國際社會的現在,爭論這個問題其實滿有意思的:因為最近的二十年可說是服務嶄露頭角的黃金時期,許多國家的產業結構由工業部門轉向服務部門(包括台灣),它的主要成長動力便包括金融服務創新(當然其中某些「創新」在今天看來也許該稱為「災難」)。

dilemma-between-service-and-manufacturing-1

全民救經濟,製造業與服務業誰才是解藥?

近年金融體系頻繁陷入危機、整頓的過程中,不只讓社會經濟損失巨大,也造成政治地雷之一的失業率不穩定,重新擁抱製造的想法看來似乎是個平衡產業發展合理的選擇。

但從「親服務」辯論方的角度來看,這卻不是個好主意。

回顧製造對於已開發國家而言之所以不那麼具有吸引力的原因,正是發展工業必須面臨的的污染、勞資糾紛、環境品質等負面作用,再加上單純製造的附加價值不高,往往經濟發展到某一階段,因為社會不再願意接受這些「成本」,製造外移就成為多數國家的選項。

這種國際間產業或者技術轉移的關係便成為國際經濟理論的基礎。

單單因為「金融」服務的缺陷與失敗就全盤否定服務創造經濟成長的能力恐怕有些不妥,正如 Mr. Bhagwati 所言,即使不依賴金融服務來創造成長,也不必要將資源投入到製造當中。

不過代表「親製造」辯論方的 Mr.Chang 以「國際收支帳( Balance of payments )」的觀點予以反駁,假若一國經濟完全依賴本質上「難以出口」的服務而輕忽製造部門,那麼本國需求將導致「大量進口」,隨之而來的輸入型通貨膨脹勢必成為國家經濟的隱憂(貴為世界工廠的中國尚為此困擾不已)。

對追求服務的另一個批評是,製造是經濟發展過程的基石,難有經濟體不需製造就能到達服務經濟階段(對於知識人力缺乏的開發中國家或新興經濟體特別是如此),過度輕忽製造就等同於放棄經濟成長。

但也不是沒有例外。

自然資源豐饒的澳洲,觀光發展的本錢雄厚,即使工業對經濟貢獻佔比不高也無損澳洲名列富國之林。科技應用實力堅強的荷蘭,獨步的水生種植技術使其僅憑方圓之地就成為世界第三大農業出口國。而全球科技輸出第二多的菲律賓,因為仰賴他國專利技術,即使製造如此發達,人均 GDP 也不過 2000 美元之譜。

至此你或許已發現討論服務與製造時的潛在難題:「定義」。

你中有我的製造業與服務業本質

因為服務業與製造業兩者經常無法分割清楚,除了單純的知識提供型的服務較易區分外,多數情況下兩者比起「替代品」角色,更像是彼此的「互補品」,因為錯綜複雜的現代商業環境中,製造往往是為了提供服務,服務亦經常必須伴隨實體產品才能創造出價值,舉例言之就是「服務部門用製造產出提供製造部門服務」。當支援性服務越是發達,就越難以單獨討論兩者孰為輕重。

製造與服務之爭一時看來還難有解答。

求學過程中,經常耳聞與服務有關的「趨勢常識」,例如服務部門在經濟轉型過程中成長較快速且漸趨重要、多數的就業人口從事服務工作、產業的主要結構是服務業等等,而施振榮先生著名的微笑曲線,在右端高附加價值的產業也包含了「服務」的觀念。服務是產業流行的最新進行式。

反觀我國製造面受限隨社會進步而增多,從早年杜邦( Dupont )到最近的國光石化,發展工業部門在台灣越來越舉步維艱,政府近年有感於此推出六大新興產業:文化、觀光、醫療、生技、農業、能源,其中文化、觀光、醫療都是「服務」的範疇。

表面上看起來,新興產業政策不僅符合我們的「常識」,也看似是「生產總額結構比」服務業佔 65%、製造 35% 的台灣邁向下個階段-服務經濟( Service-based )的一大步,但…,別太快下結論。

事實上,台灣的製造業比服務業更有成長動能!?

先看看以下這張圖表:

近五次普查生產總額之結構與變動情形_節錄1

多年前大學時期到竹科參訪的記憶至今猶新,當時新興產業概念出爐不久,正是話題十足,但官方提供的一個數據令我印象深刻:竹科投資占比, 70% 仍是半導體、電腦領域,好像很熱門的生技只是其中 0.6% 。

再從其他領域探索,即使是近 10 年頗受注目的觀光產業, 2008 年度的旅遊赤字也依然高達 32 億美元。醫美結合旅遊的產業創新儘管備受期待,美國經驗告訴我們它的成長不只很快就會遇到瓶頸,能達到的規模也差強人意。

至於剛剛提過那廣為人知的認知「服務成長比製造成長更具潛力」,恐怕…,也還只是個未實現的傳說。

就生產毛額而言,目前服務部門與工業部門各佔台灣 GDP 約 50% 上下,重要性相當,就成長動力而言, 1988-2000 年這段期間服務的成長的確是大於工業的,這是我們所熟知常識的基礎,但來到近期的 2001 – 2007 年,工業成長反而大於服務。

近五次普查生產總額之結構與變動情形_節錄2

服務業導向不是產業危機萬靈丹,卻是長期競爭優勢的重要基石

別誤會,服務當然還是重要的經濟組成,分析的價值在於指出服務(至少短期內)還無法單獨成為「經濟成長的主動力」的這項事實,輕率地對服務的未來抱持過度期待,並依賴這種錯誤想法來排斥製造部門的作法,對台灣(其他各國皆然)經濟成長而言反而是種傷害。

Mr.Chang 便在其 closing remark 指出國際服務交易額度自 1990 初期至今一直沒有顯著增加(表示製造部門的交易額度成長速度與服務相當)。

至於採取單純的折衷路線來均衡發展,個人也不甚贊同,因為這樣並沒有解決製造部門先天不良的問題,而服務部門呼應民間消費成長放緩的情形也未獲得改善。

有鑑於現今 B2B 服務的支援性多聚焦在「促進產出」、「增強最終產出」方面,且維持製造部門的熱絡仍是經濟成長直接有效的途徑,若能讓製造與服務兩者間普遍建立如「 IT 漏洞與資安服務」、「物流與逆物流」、「污水與處理廠」的互補關係,一邊維持必要的重點製造產業,一邊強力發展 B2B 的補救支援型服務產業來處理製造帶來的問題(未必侷限在環保產業),也許能幫助我們從長久的歷史辯論中走出永續與平衡的新道路。

對了,經濟學人這場辯論最後的統計結果是 76% 對 24% ,顯示多數參與者還是較偏向製造有利於經濟成長的看法。

有趣的是,主要工業國家如德、日的製造產出已不到整體產值的 20% ,而英美則更低到只有 10 – 15% 之間。

更多經濟學與產業分析:

* 讀 HOW THE MIGHTY FALL,強權為何隕落?

* 大選的經濟學趣味

* 行銷觀念再進化,回歸人性的行銷 3.0 時代

* 證所稅的一頁矛盾

* 產業百百種,哪個最熱門?哪個薪水高?最新就業分析帶你一探究竟

(一)

(Visited 19,143 times, 1 visits today)

Wendell.Huang

科技公司嫌棄太活潑,消費品牌挑剔太沉悶..., 經常必須解釋自己在學什麼, 不小心就摔破對方眼鏡的跨領域玩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