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 How the mighty fall,強權為何隕落?

許多年來,企業經營的「成功學」一直是管理與領導著作的主流,比較少從負面的角度來探討,大師們急著教你怎麼成功,卻沒告訴你曾經叱吒一時的商業巨人是如何一步步走向失敗,這樣的分析偏見即使一些經典的著作也難不落俗套。

世上沒有永遠的成功,歷史上再強盛的王朝終究會有被取代的一天,不只企業如此,國家也是一樣。

經典著作《基業長青》作者 Jim Collins 自我突破,在他的系列研究中試圖歸納卓越企業走向衰敗的五個階段,卻驚奇地發現套用美國身上竟也看出類似的徵兆,當然,雖然整體的數值還不足證明美國已陷入衰敗的第四或第五階段,但作為曾經的超級強權,今日卻在經濟、政治上都顯得如此步履蹣跚,在中國逐步分食美國的國際影響力之際,自由女神的火炬要重燃榮耀看來難度不小。

jim-collins-how-the-mighty-fall-takeaways-1

雖然美國把角色從無敵英雄變回普通菁英,在長期的經濟上可能不見得是件壞事,因為把眼光轉向國內,有助於美國把資源投入在發展的基礎上,但是當慣了英雄的美國能不能接受不再獨大的現實,重新聚焦在建構一個健康強大的國家,而不是挖洞補洞式地維持世界領導者的空名,可能才是其國力止跌回升的關鍵。

Collins 的研究當中,主要以股價作為衡量營運的標準,並採用與同時期企業交互對照的方式來作為成長或衰敗的依據,本文也運用經建會近九年來的《國際經濟動態指標》揭露數據來了解美國與中國、台灣的成長表現差異。

假如以 2004 年的經濟成長率為基準,可以觀察到此後的中國逐步成長,而美國則相對持續下滑,此一時間的中國,即使在金融風暴下仍穩定維持在高檔,宛如是 Collins 卓越企業與衰敗企業的小寫照。

當然只用經濟成長率來橫量並不公允,畢竟成熟經濟體的動能有限,而經濟成長並不能完全衡量一國的真正價值,也因此我們會看到洛桑國際管理學院( IMD )的國際競爭力排名上,美國的排名一向仍較中國靠前。

IMD 的競爭力衡量指標包括四大領域:

1.經濟表現( Economic performance )

2.政府效率( Government efficiency )

3.企業效率( Business efficiency )

4.基礎設施( Infrastructure )

在中國與美國的較量中,雖然美國在上述的構面上仍有一定程度的領先,但不能否認的是近年來美國的經濟表現確實相當疲軟。

若要較為全面地衡量,股市價值因為考慮到經營投資風險,可以作為 IMD 競爭力指標的補充:因為股價波動較大,採用幾何平均數計算,從平均投資報酬率的角度來衡量,美國與中國之間還是出現相當的落差。

羅馬當然不是一天造成,運用 Collins 《好公司如何陷落 ( How The Mighty Fall)》一書當中的理論,我們可以從走向敗亡的前四個階段看出一些端倪:

第一階段:成功之後的傲慢自負( Hubris Born of Success )

二戰的勝利改寫整個國際情勢,國土完好的美國至此成為全球政治、經濟、軍事上的超級強權,衍生出來的美國自大觀在朝鮮問題、越戰體現無遺,特別是越戰,超過10年的戰爭,傷亡 30 餘萬人,《經濟日報》報導美國直接投入了 1715 億美元,間接費用則高達 9250 億美元,最後在國內高漲的反戰聲浪中不得不撤軍,而美國除了驚人的花費以外什麼也沒有得到。

無視於聯合國與外交機制,執著於損失不斷擴大的戰爭,這顯然並不明智。

不知節制,不斷追求更多、更快、更大( Undisciplined Pursuit of More )

美國在戰後不僅在軍事上自詡為「世界警察」,在科技、經濟、外交各方面都表現出無論如何要成為世界第一的野心,當然這也與蘇俄的冷戰對抗有關,此時期最具代表的案例就是太空競賽。

早期的太空競賽還富有明確的科學任務,對整體人類而言有顯著的利益,例如通訊衛星,但昂貴的太空計劃慢慢地開始淪為不理智的燒錢活動,雷根的星戰計畫( SDI )正是美國財大氣粗的最佳寫照。

太空競賽隨著冷戰結束而轉為國際合作項目,但美國仍是研究經費支出最多的國家。10年前,俄羅斯的「和平號」太空站報廢時,輿論都認為從此太空成為美國獨大的領域,卻沒發現美國已不再是過去的那個美國了,每年至少數十億美元的沈重經費壓力,讓美國也不得不低頭。

就在幾個禮拜前「 Atlantis 」太空梭完成最後一次任務,結束了美國曾引以為傲的太空時代,現在俄羅斯的太空梭反而成為進入國際太空站的唯一途徑。

第三階段:輕忽風險,罔顧危險( Denial of Risk and Peril )

從 80 年代 Alan Greenspan 出掌美國聯準會開始,寬鬆的貨幣政策加速了金融業衍生商品及次級房貸業務的擴張,與此同時本應考慮的風險平衡也逐漸失控,作為主管機關的美國政府,陶醉於信用擴張帶來的成長果實,長期採取過度放任的監理態度,同時對各方關說顯得毫無抵抗能力,變相進入金融業者與信評組織的共犯結構,埋下了日後次貸問題與金融風暴的地雷。

近期的美債問題鬧得沸沸揚揚,甚至出現「讓美債選擇性違約」的說法,而無視於牽動於其國債背後的龐大資本連結與信心效果,都表現出這個階段的衰敗特徵。

雖然美債問題終於獲得紓緩,卻也讓全世界了解美國已不再像它自己長久以來宣稱的一樣可靠。

第四階段:病急亂投醫( Grasping for Salvation )

這個階段有幾個主要特徵:尋求特效藥、強調大幅變革、依賴救世主、壓寶在未經證實的領域等等。

似乎這些詞句聽起來很熟悉,許多經濟狀況不佳的國家往往在政治上會打出這些口號,一時好像新時代就要來臨,包括幾年前的法國、日本及最近變天的泰國都是如此,但救世主不見得有用。

以美國而言,歐巴馬也曾經被廣大選民這麼期待,但很遺憾光靠「 Change 」與「 Yes, we can 」的口號還不足以解決美國的經濟難題,那可是一本厚厚的歷史帳。

我很同意歐巴馬的某些政策理念,但他的幾個重要提案顯然都無助於改善當前的經濟環境,包括醫療方案、綠能政策、金融改革等等,多數配套不佳,而且無法獲得落實,當然這與既得利益團體的強力反對有關,況且任內還發生了對美國影響巨大的金融危機。

很難說美國或者其他國家是不是已經陷於第四階段無法自拔,畢竟未來發展如何並不明朗(但通常有足夠證據時也為時已晚),但可以確定的是各國都還沒有提出一個真正有力的振興方法,看起來甚至有點束手無策。

目前的情勢來說,美國的歐巴馬再次連任的成本非常高,因為歷史上沒有美國總統能同時在超過 9% 的失業率以及 40% 不到的滿意度下當選[編按: 歐巴馬後來仍成功連任],這正反映出歐巴馬主政的窘境,另一方面美國政壇政治鬥爭的嚴重程度,在這次國債問題中也暴露無疑,無論 2012 政權是否成功轉移,報復性的政治杯葛仍然很有可能持續左右美國政治[編按: 川普的出現多少反映出這個失控的政治背景],若然如此,美國想避免慢慢走入無法挽回的「第五階段( Capitulation to Irrelevance or Death )」,或者想儘快從走向谷底的過程再次躍升,恐怕路程還很遙遠…。

John Darwin 的新作《帖木兒之後( After Tamerlane )》,從歷史角度全面性解釋了為什麼帖木兒的征服之後( 1405~1942 )再沒有一統世界的大帝國,只有美國憑其經濟軍事實力在二戰後成為唯一的例外,至於這種獨大的地位還能不能持續,能維持多久,或是將以什麼姿態破滅…,世界都等著看。

更多管理學新知與實務討論:

* 目標管理的理想與現實

* 目標管理(MANAGEMENT BY OBJECTIVES)遇上營運計畫(BUSINESS PLAN)

* 產業百百種,哪個最熱門?哪個薪水高?最新就業分析帶你一探究竟 (一)

* 證所稅的一頁矛盾

* 關於「創業計畫書(BUSINESS PLAN)」,你需要知道的正反觀點

* 從蘋果經驗看無縫接軌的接班人計劃( SUCCESSION PLANNING )思維

(Visited 1,327 times, 1 visits today)

Wendell.Huang

科技公司嫌棄太活潑,消費品牌挑剔太沉悶..., 經常必須解釋自己在學什麼, 不小心就摔破對方眼鏡的跨領域玩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