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效能(Self-efficacy)觀點:解析自我感覺良好

自我感覺良好」是時下經常用來挖苦他人自信過剩的形容詞,多半帶點嘲諷的意味,而當事人卻往往不這麼認為…,兩者之間的差距來自於「認知能力」不等於「實際能力」的現實。

複雜的「自我」心理學

「自我」的概念,即使今天的心理學家仍然很難解釋清楚,它所延伸出來的心理變數不勝繁數,像是「Self-justification」、「Self-identity」、「Self-appraisal」、「Self-respect」、「Self-esteem」、「Self-confidence」、「Self-acceptance」、「Self-responsibility」等等。

其中最重要的一個,或許是由心理學領域累積驚人引用次數的Bandura(史上第四,現役第一),1977年發表《Self-efficacy: Toward a Unifying Theory of Behavioral Change》所提倡的「自我效能(Self-efficacy)」。

認識自我效能(Self-efficacy)

自我效能所代表的意義是「某人對於他自己解決特定挑戰的能力之信念」,當然了,信念不等於能力,因此衍生出四種行為類型:

self-efficacy-bandura

自我效能高,而且學習成果也好是最理想的狀態,然而不少人因為給予自己的能力過高的評價,導致於結果不理想時只會怨天尤人,又或者其實有能力做得到,卻缺乏信心而顯得自卑,更慘的是既沒信心也沒有表現,淪入惡性循環。

自我效能的概念被應用在許多「教育訓練」、「組織行為」、「資訊科技使用」等相關的研究,根據上面的四種分類,教學者可以透過內容設計,實質提升「學習能力」或者增加學員心理上的「自我效能」來達到理想的訓練成果。

雖然自我效能的延伸研究相當廣泛,然而光是在定義上就有許多模糊不解之處。

例如,自我效能、自信與自尊是同一件事嗎? 根據「自尊(Self-esteem)」方面相當有名的精神醫師Branden《The Six Pillars of Self-Esteem》的整述,自尊的建立包括以下六個元素:

1. The Practice of Living Consciously
2. The Practice of Self-Acceptance
3. The Practice of Self-Responsibility
4. The Practice of Self-Assertiveness
5. The Practice of Living Purposefully
6. The Practice of Personal Integrity

強調「Practice」這個字眼,Branden的用意是:

A “practice” implies a discipline of acting in a certain way over and over again—consistently.

區別自我效能(Self-efficacy)與自尊(Self-esteem)

相對於針對特定行為的自我效能,自尊顯然是一個更為廣泛的綜合性概念,關注長期的人生自我態度。

而自信與自尊,在早期的心理學研究當中並未特別區分開來,導致後來的使用上產生混亂,Shrauger認為自信雖然不等於自尊,卻是自尊的組成因素之一, Basch認為自信源於人對自己的感覺,其中對自己能力的判斷是一項關鍵。

從解釋上來看,自信(Self-confidence)與自我效能(Self-efficacy)相當接近,而與自尊(Self-esteem)有所區隔,然而三者到底還是有研究習慣上不同的使用情境,以涵蓋範圍大小而言,應該這麼排列: 自尊>自信>自我效能。

有興趣的人可以繼續參考耿愛英《自尊与自信异质性的理论探析》。由一個普遍的現象可以快速區分出自信/自我效能與自尊的差異,那就是「任何時候每個人都需要自尊,卻不一定對自己有信心」。

Bandura 的自我效能實驗

Bandura一系列的自我效能研究,找來各種「恐慌症」病人,Bandura認為,恐慌症是研究深層心理的最佳人選,譬如恐蛇症的病人,平常不太可能去接觸蛇,所以可以觀察到最真實的實驗反應。

self-efficacy-experiment-bandura

self-efficacy-experiment-bandura2

藉由循序漸進的操作與驗證,Bandura最終區分出四種自我效能的來源,針對這四種來源進行強化與操作,可以用來改善心理療程或增加訓練課程效果,依照影響力的大小排序如下:

1. Performance Attainment (也經常被稱為Mastery Experience)
例如: 過去的成功經驗、實際的能力表現

2. Vicarious Experience
例如: 小明才能跟我差不多,他可以我應該也可以

3. Verbal Persuasion
例如: 稱讚、鼓勵、觀念說服

4. Physiological State (或者Emotional Arousal)
例如: 心跳加快,好像也變得更緊張

我看過一些中文翻譯,覺得不太容易詮釋原本的概念,翻法也不統一容易加深誤會,所以還是用原文,Bandura歷來研究的摘要與詳細的注解可以參考1982年的這篇《Self Efficacy Mechanism in Human Agency》,這裡提到Bandura的兩篇文獻(1977&1982)在google scholar的引用次數分別有2.6萬次與9千次,相當值得一看。

自我效能與自我感覺良好

從自我效能的觀點出發,自我感覺良好表面上看起來是有點道理的,例如一個過去績效相當好的操盤經理人,當然會對自己的操作功力深具信心,這是「Performance Attainment」的具體表現,有些人甚至認為自己可以看到市場同業所無法預見的未來。問題在於,績效有多少是來自機率,多少歸屬於能力所致?

一時的成功往往是種種複雜作用後的呈現的表象,不過多數人並不這麼想。

換個例子來看,一個中完樂透的人,對於自己本身的信念可能會開始改變,覺得號碼之間應該是有某種規律,或者投射到最近發生的各種生活線索,然後下一次買樂透的時候,就依照這個方法選號,如果真的又中獎,你可以想像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情況…。

更貼切的例子仍然會是投資與買股票,或者任何其他深受機率、隨機誤差影響的事件上。腳踏實地,不愧是古之明訓、今之良言。

Vicarious Experience同樣會引起人對於自己的非理性認知,它與「社會學習(Social Learning)」有關,簡言之,人不是獨立封閉的個體,會透過模仿他人來完成學習的動作、增加自己的經驗,並且會因為他人的行為影響自己的認知,像是上面的例子:「他可以,我應該也可以」。

Bandura表示,構成有效 Vicarious Experience 的關鍵在於個體「把誰當成跟自己同一類」,那個「誰」就會是個體判斷自己、評價自己的重要參考。許多消費品廣告會挑選代言明星,讓氣質與目標族群相近的藝人演出大眾生活情節,對於觀眾而言多少就會產生投射效果。

明朝最後一位帝王崇禎,死前大嘆「朕非亡國之君」,就是認為自己和強治時期的諸位明君一樣勵精圖治,擋不住內憂外患的責任豈能由我來扛?

或許崇禎在亡國之君列中還算冤枉,但非理性認知從來就很少與事實畫上等號的。像是職場雜誌還特地寫了這篇文章來說明越容易自我感覺良好的人可能也越笨…

除了上述兩項最重要的自我效能來源,Verbal Persuasion的各種言語刺激也具有一定程度的影響力,可別小看正面的從旁鼓勵或者負面的流言蜚語,在個體態度不甚堅定的時候(或者專業一點地說,態度喚起速度較慢),三言兩語就能促使行為的強度產生變化。

基於自我效能的激勵技巧

但也不是任何時候給予鼓勵都會有所幫助。舉凡太簡單的工作、或者個體本身已經有很高動機取向的時候,鼓舞反而會導致負面效果,此舉將使個體產生「你是不是瞧不起我」、「把我當傻子嗎」之類的懷疑情節。

最好的鼓勵時機,會是在面對「有點難度但透過努力可以完成」的挑戰上。

在自我效能偏高、而能力卻不如預期的人身上,個體經常貶低努力的價值,試圖透過逃避努力來掩飾自己能力不足的現實,除了自我安慰,也多少想要避免言行不一而招致的非難眼光。

最後,Physiological State雖然是生理作用,但是人類敏感的心理仍然會從生理狀態上尋找暗示,例如手汗不止、心跳加快固然可能是「心理緊張」導致「生理反應」的結果,但也會反過來暗示個體「我現在是緊張萬分的」。

籃球場上有「大心臟」球員一說,似乎正符合這個理論。所以緊張的時候調整呼吸、喝點水,其效力可不光只是靠著安慰劑(Placebo)作用而已。

雖然自我感覺良好的人經常被批判,不過名如其實的高自我效能則是好處多多,包括更健康的心態、更成功的行為結果、以及帶給周遭的人正面影響力。

相關研究經常把自我效能連結到「學習成果」,有時卻忽略了自我效能也影響著「意願的高低」、「面對困難時,堅持努力的時間」、「努力的強度」等細節,關注這些顯然有某種重疊或交互作用的因素的重要性在於,儘管Bandura的實驗證實了自我效能對學習結果的因果影響力,然而在後來的很多研究裡卻常常發現這樣的因果關係不一定會成立。

有些研究把自我效能當成「調節變數(Moderator)」,在符合理論發展的情況下一樣有顯著的關聯性。

對此,Bandura認為自我效能確實是有因果的影響力,但也承認這種關聯性可能會因為實驗環境中其他因素的干擾而無法偵測。

所以有自信雖然是件好事,卻不會直接決定成敗與否…,最終,我們的自我感覺仍得建立在腳踏實地之上。你今天自我感覺良好了嗎?

延伸閱讀

(Visited 27,628 times, 12 visits today)

Wendell.Huang

科技公司嫌棄太活潑,消費品牌挑剔太沉悶..., 經常必須解釋自己在學什麼, 不小心就摔破對方眼鏡的跨領域玩家。

10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