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供需失衡的真相

某期商周經濟達人專刊有讀者來信談到,當颱風來的時候不見缺菜風潮,而現在我們卻會面臨缺水的問題。

文中舉了學者 Alchian 的觀點,說明造成短缺的原因並不在於供給不足,而是在於價格無法調整,導致需求無法因應物以稀貴的法則降低。就缺水事件而言,經濟學的解決秘方不在於硬性限制需求(限水),而是提高水資源的價格,讓市場的供需自行調整。

另一個角度而言,資源的功能性可分為主要用途及次要用途,不同的資源間可能互為某種程度上的替代品。基於這個觀念,作者認為當水的價格提高,水資源的次要用途會變得相對昂貴,因而人們將轉而使用可替代水資源次要功能的其他資源,從而降低現有需求。

所以也可以想成,正因為目前的用水成本太便宜,所以市場對水的觀點變成能用就用,同時有較為浪費的傾向。改善的道理說來簡單,但畢竟水是民生與工業重要元素,先不說可能的政策性關說與利益角力,光是選舉考量這一關就很難突破的了。

economics-shortage-rationale-1

與此類似的,還有商業雜誌裡經常談到的人才議題。

許多企業主都有過類似的發言:找不到人才。造成這種人才短缺的原因,用同樣的述觀念來解釋:人才短缺的根本不在於供給不足,而是由於市場價格「缺乏彈性」,所以供給無法因應「才以能貴」而增加。

這可能就是一般人認為的,台灣人薪資偏低的現狀,但另一方面,經濟學也告訴我們,政府設置的最低薪資門檻同樣不利於勞資市場達成均衡,雖然沒有人願意承認自己是勞動素質較低的那部分,卻也是鐵錚錚的事實。

不過這裡藏有常識陷阱:價格並非唯一決定因素。

例如人力市場中失業率一直是政府備為關心的重點,其中結構性失業的人數在主計處的統計中變得越來越重要,從管理的角度來看,結構性失業人數攀高絕非好現象,這代表人力素質提昇的速度跟不上產業變化。

業界缺人才,失業率卻又攀高,兩個事實看似互相矛盾,然其中其實藏有巧妙聯繫。

首先,企業主尋求的確實是「人才」,但產業現實中,屬於經常性流動族群的,有很大一部分是「人力」。而「人力」正是結構性失業與週期性失業的主要組成,因其之於「人才」的可替代性較高。

意即能因應新興技能需求的人才不夠,而專業稍欠的人力卻太多。如此看來,責任的歸屬並非全由資方或市場來承擔,勞動力本身不符合需求也是原因所在。

理論上,參考水資源一例,提高需求面的人才價格,市場供給仍然會試圖填補供需缺口來達到平衡,在產業需求殷切之下,學校、職訓業務也會逐步做出調整,增加真正的「人才」供給。

economics-shortage-rationale-2

另一方面因人才價格提高,人才的時間成本必須斤斤計較,同時企業會學習雇用作為替代品的「次級人才」來完成不必要由較昂貴專業人力執行的工作,因此可以想見高知識集中與自動化的產業就有了發揮的空間,這些改變以及對應的投資參與到市場中,正是產業升級的基本動能。

由產業的升級帶動經濟的成長,再由經濟的成長提昇人民的財富,最終達到整體社會效益最大的結果。公式看似美好,實際上卻未必可得。

經濟學的核心在於達成均衡( Equilibrium ),能讓整體效用最大化,但這種預期往往是取極限後的計算結果,在每一個現實的縱切面,我們總是可以發現各種供需失衡的現象。

而隱藏在波動背後的「改變」到「適應」之間的時間差,不管對個體或者對組織而言,未雨稠繆的準備、持續的自我投資、迅速的適應與改變,以得到前往下一階段所需的能力,應是面對變化莫測卻又不均衡的市場時不敗自保策略。

完稿後不久,2011 洛桑管理學院( IMD )發布報告將台灣勞動市場評為全球第七名,此一排名的意涵是名次越高,代表企業的人力成本越低,同時與 2010 相比,台灣企業的人力成本大幅下降了 12% (全球第三),而 2010 的經濟成長率卻有 10% 的表現…,想像著數字背後的潛在意涵,也難怪策略性人力資源管理的理想在台灣還只是一場空了。

更多經濟學深入討論,繼續閱讀:

* 乾淨能源的現實挑戰,綠色救星或者綠色危機?

* 從債權看中美關係

* 科技業的昨是今非,小筆電與電子書的歷史教訓

* 產業百百種,哪個最熱門?哪個薪水高?最新就業分析帶你一探究竟 (一)

* 大選的經濟學趣味

(Visited 329 times, 1 visits today)

Wendell.Huang

科技公司嫌棄太活潑,消費品牌挑剔太沉悶…, 經常必須解釋自己在學什麼, 不小心就摔破對方眼鏡的業餘書呆子。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