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淨能源的現實挑戰,綠色救星或者綠色危機?

僅僅幾年以前,儘管永續發展實際上還包含了企業內外環境的許多要素,但談到企業的永續發展時往往直覺的聯想到環境議題。

自 2008 年時任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在聯合國氣候變遷大會上將「綠色經濟」的單詞發揚光大之後,談到永續發展,「綠色」就成為一個重要的描述用語。

何謂綠色經濟? 2011 年聯合國《綠色經濟報告》中將綠色經濟定義為:「可改善人類福祉和社會公平,同時顯著降低環境風險與生態損害的經濟模式」。

這是一個相當有包含力的定義,相較過去消極的「經濟成長不以破壞環境為基礎」觀念,多保留了「經濟成長可同時維護環境」的可能。

綠色經濟的發展趨勢必須與現實的商業限制互相結合

管理學大師 Michael Porter 在哈佛商業評論( HBR )發表的名篇之一:《 Strategy and Society:The Link Between Competitive Advantage and 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這篇文章裡頭談到,企業社會責任( CSR )活動如果沒有和營運結合,那就只是單純的燒錢( Burning ),聯合國的綠色經濟定義多少也呼應了這樣的看法。

green-energy-to-crisis-1

根據全球永續性報告協會 GRI ( Global Reporting Initiative )所頒布永續性報告書綱領( Sustainability Reporting Guidelines )第三版的內容,企業永續經營分為三個領域:

經濟、環境以及社會。

其中又以環境構面中的能源問題影響世界最甚,而能源問題的替代方案亦是綠色經濟的最重要組成,以目前的情勢來說,綠色經濟的成敗繫乎現有的能源是否能被合理的被綠能源替代。

綠能的種類不少,以發電為例,風力、水力、太陽能都屬於此類,相較於主力的石油能源、煤、核能,有著理論上幾無污染的特性,但是設址受限於環境條件,且能量供應不足,因此目前多成為輔助性的能源選項。

現實上,綠能不太可能完全取代現有的發電機制,簡單的看,所有的環保發電都是「機械能」,能量的儲放規模無法和核能、火力的「化學能」相提並論。

此意味著「成本」是無污染的綠能欠缺競爭力的主要因素。

儘管明知如此,但在各種主要燃料存量有限且價格攀升的經濟條件、追求乾淨能源的社會趨勢、扶植產業成長的政治思考下,追求綠能仍被視為能夠具體支應未來的最佳策略。

而讓綠能達成經濟性的唯一方法,只能以發展時間的延長來換取技術的進步,提高電能的供給,同時降低發電的成本,逐步地取代現有的電力來源。很自然地,政府的引導及政策的輔助在這個過程中扮演極重要的角色,例如補助、獎勵、優惠,這同時也意味著一場耗資驚人的豪賭。

這份擔憂在於,綠能究竟是能源問題的救星或根本是一場難以成功的資本災難?

green-energy-to-crisis-2

綠色經濟到底經不經濟?以發電為例…

FAIR ( Fairness and Accuracy in Reporting ) 2007 年調查時世界排名前三大,同時也是美國公共政策主要參考的智庫─美國企業研究院 AEI ( 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 )最近發佈的一篇文章:「 Growing U.S. Trade in Green Technology 」,認為再生能源( Renewable Energy )必須依賴補助否則無經濟性,即使相關技術的精進會拉近成本差距,但在規模經濟下,碳能源( Hydrocarbon Energy )仍比再生能源便宜。

忽略此種現象,盲目發展再生能源的結果可能就是國家擁有頗具規模的再生能源產業,而該產業卻沒有在市場中獨立生存的能力。

在所有綠能中,風力發電(主要指陸域)算是較成熟的技術,而發電成本也已經逼近平均電價,照理說應是較可期待的能源替代品,但觀察美國風力進出口平衡帳統計( 2003 ),卻還有約 200 億美元的赤字,表示即使在風力發電量在全球前五名的美國,供給仍然遠遠跟不上需求的增加。

而台灣又如何呢?

2003 年財團法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曾有一篇報告,「我國天然環境限制風力發電發展」裡頭提出以下數據:

『 以 2020 年全國預估平均發電成本約每度 1.48 元、 2020 年風力發電每發一度電將增加 0.52 元的成本計算(當時還未通過的再生能源條例草案中暫定風電收購價格為 2 元), 2020 年我國購買風力發電將比平均發電成本多付出 68.3 億元。

上述二項成本合計,將使僅占我國電力系統 2.6% 的 150 萬瓩風力發電機組,造成電價上漲 3.21% 。

而如果風力發電達電力系統總裝置容量的一成,則我國電價將可能因而上漲達近 12% 。 』

物換星移,各種背景資訊與過去不全相同,為得到更具價值的結論,重新參考近來中研院、能源局、台電的統計資訊計算如下:

引文資料中 2000 年平均發電成本為 1.3 元/度,上表計算 2010 年平均發電成本為 1.6 元/度,可得出每年電價複合成長率約 2% ,因此 2020 電價應調整為 1.95 元/度。

另 2011 公告陸域風電躉購價格 2.61 元,代表台電的實際購電成本為 2.61 ,即使假設 2020 年前都未調漲,每度電的差額仍來到 2.61 – 1.95 = 0.66 元/度。

在預測時間僅過一半的情況下,現在的電價缺口卻比起原先預測的 0.52 元不降反升。

green-energy-to-crisis-3

綠色能源還在遙不可及的將來?

此處以台灣為例計算後的結論,可說與先前 AEI 對美國的預測完全一致。雖然理論上隨著時間推移,學習曲線以及規模經濟的效果應會反應在實際成本上,但在綠能源實務上卻並未實現。

這樣的結論迫使我們必須認清:

儘管眾多意見領袖都同意,最終永續、零污染的綠能源應成為人類生活中「高比重」的能源組成,這也是各國政府努力的方向,但在同時具規模及經濟性的技術真正「出現」之前,節約現有的能源,致力研究使各種「非綠能源」成為「類綠能源」的技術,才能減少能源世代轉移過程造成的影響。

因為單單靠消息面的鼓吹、或者把綠能源的重點轉移到關鍵技術以外的金融小把戲上,絕對不是這場永續奮鬥的及格解答。

更多產業分析精選文章:

* 產業百百種,哪個最熱門?哪個薪水高?最新就業分析帶你一探究竟(一)

* 產業百百種,哪個最熱門?哪個薪水高?最新就業分析帶你一探究竟(二)

* 經濟學人大辯論,左右為難的製造與服務

* 證所稅的一頁矛盾

* 讀 HOW THE MIGHTY FALL,強權為何隕落?

(Visited 1,153 times, 1 visits today)

Wendell.Huang

科技公司嫌棄太活潑,消費品牌挑剔太沉悶…, 經常必須解釋自己在學什麼, 不小心就摔破對方眼鏡的業餘書呆子。

2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