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大選的經濟學趣味

總統大選即將到來,每天都有宣傳車來回播送競選文宣,雖然現在除了體育節目以外電視看得很少,還是感受得到選戰的熱度,加上好奇的家人朋友好多都在問:你要投給誰?

雖然我個人沒有預設立場,心理上根本懶得去投票,所以不置可否。倘若認真以對,經濟學倒是有很理智的決策原則:「增加市場競爭」。

總統大選的經濟學趣味-1

經濟學的 4 種主要市場競爭:寡占、獨占、壟斷性競爭及完全競爭市場

市場中假如只有一家供應商,會形成所謂獨占( Monopoly )的情形,供應商可由市場條件計算出對自己最有利的供給法則,即使明知此結果可能沒有創造最大的整體經濟效益,消費者對此仍無從置喙,因為供給者只有一個,這是極端的狀況。

與此相對的,如果市場中有相當多供應商,形成完全競爭市場( Perfectly Competitive Market ),那麼將是對消費者較為有利的情況,因為每一個廠商都是 Price Taker ,對價格沒有任何影響力。

介於兩者之間還有兩種常見的不完全競爭型態( Imperfect Competition ):

1. 寡佔( Oligopoly )

2. 壟斷性競爭( Monopolistic Competition )

寡佔」顧名思義由少數幾間大廠組成,與獨佔類似,寡佔廠商所追求的利潤最大,並不能同時滿足社會最大利益,因此廠商的利己行為反而會損失一些社會整體原先可以獲得的利益。

壟斷性競爭中,廠商的數量比前者更多,彼此的產品雖有微小差異,仍為相互的替代品,故廠商之間為了得到消費者有限的青睞,必會祭出競爭以對的手段淘汰別人,藉以讓自己停留在市場中,此時的無謂損失( Deadweight Loss )會比少數廠商在市場中的情形來得少。

選舉就好比在市場中消費,各黨推出的每組候選人是供應方,將會實際參與投票的選民是需求方,那麼消費者從一開始就處於不利的狀態,因為在具競爭力的政黨數寥寥無幾的情況下,市場從一開始就陷入寡占( Oligopoly ),即使通通不滿意,還是面臨投也不是,不投也不是的公民困境。

那究竟該投誰好呢?

總統大選的經濟學趣味-2

運用市場競爭機制改善選舉結果

假如民調的結果是相當可信的話,選民大可以運用「回饋」這個有力武器來修正市場,並運用屢次的統計結果確保市場的運作對整體有利。

首先,受訪者需要拋開黨派甚至政見,接著在接受各種形式的民調時,支持的候選人部分選擇「具影響力的第二至第四名(依據企業集中度 CR4 的一般性原則)」,讓第一名與排名在後的幾位差距縮小,直到隨時可以翻盤的地步,並運用每一次的民調結果調整支持的對象,訣竅是務必使戰況越緊繃越好

如此一來,由於沒有任何一組候選人具有壓倒性優勢,自然就不可能「只制定對自己有利卻不是對國家最好的政策」,順利的話,還可以稍加提昇政見的多樣性。

然後重點來了,投票當天,每個人再選擇對自己真正心儀的候選人即可!

如此一來,當選的人自然是當時最能符合最多選民期待的對象,同時我們還能確保新總統為了從激烈的競爭中脫穎而出,已經盡其所能的端上牛肉了。

Don’t get me wrong ,我不是指政見不重要,但是維持市場健康的競爭,永遠是個減少無謂損失的好方法,至少很難找到沒有比這更簡單有效的策略了。

也許有人疑惑,如此選出的政府效率是否會因此產生差異?

我必須說,根據領導人的不同,政府的表現的確有可能判若兩「國」,不過需要注意的細節是,即使政權輪替,廣大的公務部門甚至軍隊絕大多數的人才仍然維持原位,也就是說整體組織的執行力本身並未有巨大的變化,績效的關鍵因此落在當選人與其執政團隊的高級主管身上。

要如何確保掌舵的團隊不會帶著眾人開往不該去的方向?以我國政治生態來說還真不是容易的事,好在這次選舉剛好多了一項工具可以選擇:「政黨票」。

政黨票的作用是決定不分區立委的當選名單,如果我們也能使政黨票的得票比例呈現均勢並符合有效 % 之上,甚至也讓傳統區域立委的各黨當選人數都差不多,那麼執政後不論任何一黨要順利推行法案,勢必都要得到對方某種程度的妥協才行,一個重視協調的政府其政策風格也會比較溫和,獨厚少數利益團體的程度應該會跟著減輕一些。

就算現任政府真的太爛,要發動抵制也不再是門檻很高的事,只要有幾個人跑票就行了。

這會使執政團隊每天戰戰兢兢,壓力自然很大,對他們來說大概是最不想遇見的狀況了吧,但掌握權力的人越謹慎努力,對大眾當然是有好無壞。

除了投票本身以外,選舉過程裡還有一些有趣的問題,例如有些評論認為聲勢較落後的老牌候選人的參選相當不智。

總統大選的經濟學趣味-3

選舉市場的賽局可能性

這觀點雖然會依據政治立場不同恰好有著相反的意見,但有個客觀的事實不會變,那就是弱勢候選人的加入(例如橘色),會使得藍綠的競爭條件改變,以泛藍的角度來看,橘色代表的是瓜分票源,較不受負面影響的綠色是得利的一方。

如果把這情況放在企業賽局上,綠色其實應該付一筆出場費給橘色才對,而且藍色也應該為這個價碼競標,直到代價高到超過藍色預估可能流失的票源價值。

再從橘色參選人的角度來看,其實只要得票率能篤定超過法定領回保證金的限制,那麼不論結果如何似乎都符合成本效益原則( The Cost-Benefit Principle ),還可能達到參選人自己事先設定好的某些附帶目標(回應選民支持、個人政治理想)…,當然也可能…,這些政黨操盤手壓根沒想那麼多。

說到底,先入為主的政治傾向或是後來造就的政治判斷,不過都是一種想法,沒有不同意見的話是不可能再激盪、創造出更新的東西。

比起近年遍地革命的動亂國家,台灣人參與政治的「激情」不必真的流血,說來還真是幸福,但是政治乃是治理眾人之事,造福人群需要的是多一點熱情與智慧,分裂與固執的意識型態則難以提供有用幫助。

若是放心不下,身為投票人你大可攤開紙筆一條一條的算算你的投票選擇有多大效用並充分發揮,或者乾脆放輕鬆,看一場大選的好戲,享受一下民主充滿不確定性的自由趣味吧。

更多精彩文章,繼續閱讀:

* 產業百百種,哪個最熱門?哪個薪水高?最新就業分析帶你一探究竟 (二)

* 證所稅的一頁矛盾

* 讀三分鐘搞懂:1)為何健保不能倒?2)為何健保應該倒?有感 ( 一 )

* [REBUZZ專欄] 顧客踢館該怎麼回應?服務業的 4 條黃金法則

* 服務人文體驗營:關於「你」而不是「我」

* 康德與服務生

(Visited 2,432 times, 1 visits today)

Wendell.Huang

科技公司嫌棄太活潑,消費品牌挑剔太沉悶…, 經常必須解釋自己在學什麼, 不小心就摔破對方眼鏡的業餘書呆子。

15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