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旺旺中時併購中嘉案,我怕的是….

老實說「第二次」旺中議題終於得到公眾重視,是滿令人欣慰的事情。

由於整個案情的發展峰迴路轉又頗具內情,在各方口水大戰交錯的情況下變得有些難以分明是非,幸虧還是有熱心的網友及以學生為主體的反對派整理出了整個事件的懶人包,不管你是支持或者反對,這些資料都對於了解事件全貌有很大的幫助。

1. 維基百科-旺旺中嘉案
2. 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懶人包
3. 懶人包:旺中併購中嘉案概略整理

在此之前,旺旺中時的諸多作為早已引起過一片撻伐,可惜僅止於此。

更早之前,中時與壹傳媒的戰火原點,台灣媒體亂象的最初,那些爭吵與渾沌,就怕已無人記得。

各界對旺旺中嘉的關注其實一直都沒有少過,不過最近在網路與媒體的推波助瀾下似乎進入了高潮。

網路與媒體的一個糟糕的慣例就是,一旦某個事件或人物被認定是「攻擊目標」,接著就會發狂似的窮追猛打,好像只要群眾有了共識:「這個人該死!」,便再無需過問「是非對錯」與「基本權利」,立刻「殺了他」就對了。

關於媒體壟斷,已經有很多人在談,在這個巨大浪潮的底下,我想分享的是,一些盲點,還有一些價值觀的問題。

旺旺中時併購中嘉案的評論與心得-1

憤怒的民氣所為何來?

一個很基本的問題是:為什麼這麼多看似有識之士的業內人們甘著冒被報復的風險挺身反對旺中這麼大的媒體集團?

理由不外乎:擔憂一言堂與降低多樣性、影響公平競爭、政治影響力過鉅,甚或媒體成為洗腦、利己、除異的工具等等。

這些行為都會嚴重損害公眾利益,甚至危害個人,形成所謂「你好大,我好怕」的事實與印象。

商業壟斷,實際上它是一項古老的爭議,而且比我們想像得更常見

旺旺中時併購中嘉案的評論與心得-2

商業壟斷其實是常態

微軟應該是國內比較知名的判例,歐盟與微軟打了數年的反壟斷官司最後判決微軟敗訴, 2007 年裁定罰款金額將近 5 億歐元,兩年不到,歐盟反托拉斯官司再次困擾微軟,第一次官司是因為微軟在作業系統中內建了自家開發的媒體播放器的問題,這次輪到網路瀏覽器,而且同樣的官司 1998 年在美國本土就已經發生過一次。

我們可以停下來思考一下,企業太大為何是件可怕的事情,多大才能算是可怕?

關於第一個問題,旺中的反對者已經給出許多意見,全球過去多起的反托拉斯案件也可以提供充分的理由。

今日各國都有自訂形式的反托拉斯法( Anti-Trust Law ),就是為了處理這個問題:企業太大了,無所不包,無所不能。

彷彿在整個世界都使用企業所提供的產品、認同企業的價值觀之前,它們是不會停下的。

從經濟學的角度,有一件事必須再強調一次:維持市場競爭才是創造最大社會價值的不二法則。

可能的話,我想沒有任何公眾經濟學家會希望市場走入寡佔甚至獨佔,在市場結構的光譜上,越是往寡佔、獨佔的方向靠近,就將產生越多的「無謂損失( Deadweight Loss )」。

雖然這不是說旺中不合併社會無謂損失就會少多少,但是我們也沒有理由放任這個環境繼續敗壞。

至於多大才能算是可怕?立場不同的經濟學家可能告訴你迥異的答案,但現行的各國法律多半都有一套固定的標準,很遺憾地,我們的《公平交易法》只能告訴你,多大可稱之為獨占,卻沒有界定寡占的標準在哪裡。

例如《公平交易法》第一章總則第 5-1 條指出:

事業無左列各款情形者,不列入前條獨占事業認定範圍:

一、一事業在特定市場之占有率達二分之一。

二、二事業全體在特定市場之占有率達三分之二。

三、三事業全體在特定市場之占有率達四分之三。

有前項各款情形之一,其個別事業在該特定市場占有率未達十分之一或上一會計年度事業總銷售金額未達新臺幣十億元者,該事業不列入獨占事業之認定範圍。

事業之設立或事業所提供之商品或服務進入特定市場,受法令、技術之限制或有其他足以影響市場供需可排除競爭能力之情事者,雖有前二項不列入認定範圍之情形,中央主管機關仍得認定其為獨占事業。

要對牽涉驚人利益的寡佔市場制定標準與限制,毫無疑問是個燙手山芋,造就了這種選擇性忽略的法令。

想想我們有多少產業只剩下 3 – 5 個主要廠商?記住:利之所趨,人之所向,人之所向,弊之所住。

走火入魔的群眾正義

儘管業界種種赤裸裸的自利行為與旺中蔡老闆相去不遠,但不論是談到科技品牌、零組件、代工也好,或者民生相關的超商、電信、地產也好,即使有損全民的爆料層出不窮,相關弊案又屢見不鮮,卻都很少引發這麼團結的反動聲浪。

難道「你好大,我好怕」雖然是事實,卻不是構成人民反感的真正原因嗎?

自由主義下的民主社會,人人都有自由選擇政治的權利,也有自由選擇價值觀的權利,這應該是能被普遍接受的社會價值,也就是…,我們應該欣然承認蔡老闆跟他的員工有選擇的權利。

蔡老闆自掏腰包,在電視上大肆攻擊「敵人」,旗下報紙接受業主委託,刊登某些傾向的「軟文」廣告,或者把自有的媒體當成網路遊戲裡的「大聲公」使用,雖然行為粗魯,令人生厭,一切畢竟是合法有據。

我們既然尊重「自由」的價值,那我們為何憤怒?

或者旺中近來一連串的行為,已經抵觸了我們的「自由」價值,所以我們憤怒?

那麼追根究底,我們的「自由」是什麼?這個疑惑的聲音,在排山倒海的抨擊聲中顯得很微弱,卻沒有消失。

在憤怒的人群中,有些人開始疑惑,是因為我們連「主流」所信奉的自由為何都毫無概念。

如果我們反對旺中,是因為蔡老闆支配資產與行使影響力的自由,會抵觸到他人擁有「人身與法律安全」、「名聲與人格受尊重」、「從媒體獲取公正資訊」的自由,以及中時員工「不受特定意識型態操弄」的自由、「遵守專業人員倫理」的自由,以及「業外行使無傷本職工作的公民權利」自由等等,為了蔡老闆一人的自由,居然造成這麼多人的不自由,那麼我們的憤怒其實情有可原。

反對的是,旺中損害了公眾的自由;憤怒的是,蔡老闆意圖矇蔽是非與正義。

但不應該是因為蔡老板他有錢到可以組建媒體帝國就該死,中時員工不會因為他老闆姓蔡所以活該被公審,那位突然變成媒體焦點的陳同學當然也不會因為轉 PO 圖片成為媒體獵物!

這,才應該是我們的基本出發點不是嗎?

但同樣的道理,我們為何對那些在網路世界或來自媒體上,對旺中當事人,不論是 NCC 委員、中時員工甚至蔡老闆本人的一些不堪入目的形容與批評,沒有同樣的憤怒與憤慨?

這種因人而異,選擇性的自由,是真的自由嗎?還是淪為一群失去理智的人胡亂發洩的藉口?

自由是需要尊重作為基礎的,你可以跟我不一樣,因為你有自由,同樣地,每一個人也都能享有「不損害他人前提」的自由權利。

如果不是這樣,自由會變成可怕的怪獸,信奉這種自由的社會必然變成比拳頭大小的叢林遊戲。

哲學人也許不會同意這種禁不起極端考驗的價值,但我們的社會畢竟需要一些,不必探討哲史上各個派別的主張為何,就能簡單得出共識的原則。

我相信尊重基礎的自由價值觀就是其中之一。

旺旺中時併購中嘉案的評論與心得-3

潛伏在正義之中的盲目發洩

在自由的立場之外,政治立場的憂慮是反旺中浪潮背後另一個潛在的力量,而這種低調的惡意,更讓人覺得毛骨悚然。

不如仔細算一算,站在火線最前方的民代、名人,各黨派總共有多少人?

振筆力挺與批評的作家與藝文人士,他們平常的政治傾向如何?

而立場、利益相挬離的同業媒體,客觀公道去描述、去報導的又有幾希?

第一次的「旺中」事件,當年旺旺與壹傳媒為了中時集團花落誰家展開激烈鬥爭,廣告戰、報導戰,總之談到自己就護航,逮住他人絕不放過,跟現在情景居然有幾分類似。

只不過今天一個演壞蛋,另一個就變好人了。

所以我們其實很矛盾,浩蕩聲浪掩飾了以下這個不願承認的事實:我們的自由沒有正義基礎,我們擔心旺中巨獸非我族類式的迫害與洗腦,卻贊同社會用同樣的方式來「主持公道」。

我要說的是,旺中擋我者死的蠻橫,以及合併後能一手遮天的規模固然可怕…,但是同樣可怕的還有:泯滅專業倫理的主編、反黑為白的寫手、政論節目上口沫四濺的來賓、網路上尖酸空洞的網友、漠不關心的民眾、濫用自由與權力的政客、企業家與名人。

存在於我們社會意識之中「不知不覺的理盲濫情」,未曾被發現,而且將繼續蒙蔽我們原先追求的價值。

這是比起旺中事件的本身,更令我害怕的事。

更多產業分析文章:

* 證所稅的一頁矛盾

* 大選的經濟學趣味

* [REBUZZ專欄] 顧客踢館該怎麼回應?服務業的 4 條黃金法則

* 在塑化劑事件之後

* 讀三分鐘搞懂:1)為何健保不能倒?2)為何健保應該倒?有感 ( 一 )

* 讀三分鐘搞懂:1)為何健保不能倒?2)為何健保應該倒?有感 ( 二 )

(Visited 1,037 times, 1 visits today)

Wendell.Huang

科技公司嫌棄太活潑,消費品牌挑剔太沉悶…, 經常必須解釋自己在學什麼, 不小心就摔破對方眼鏡的業餘書呆子。

One Comment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