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Buzz專欄] 智慧財產權的迷思:專利保護讓創新發展停滯不前?

多數人應該都同意,創造力應該被保護,而保護的方法就是設立專利。立法者預期,有了專利保護所附帶的經濟利益作為後盾,人們才有冒著風險投資、研發的動機,創造出具有市場價值的發明以改善人類生活,但是隨著產業一代代更迭,研究者發現,專利似乎沒有想像中靈光。 出版、音樂以及軟體或許是享受專利權最多的行業,然而創意在這些產業的發展卻未如預料中順遂,也不見得就比其他產業更成功…。 變質的專利制度 身在全球專利數量前 5 名的科技之島,耗時傷財的專利戰爭對國人而言早已不是什麼新聞。然而儘管台灣專利數量頗豐,每年支付海外的智慧財產淨支出仍然高達 1500 億新台幣( 2011 年台灣智財收入 240 億,支付海外授權金額 1740 億),未計算在內的各種專利訴訟的費用同樣令人咋舌。 這種看似矛盾的現象,專利方面的專家通常會指出因為國內企業所擁有的專利品質與關鍵性不足,無法掌握關鍵技術的專利,因此授權的價值不高。 合情理的解釋淡化了世人對專利本質的疑慮,然而事實是在全球專利佈局越來越複雜的情況下,專利的意義早已遠遠超過原本發明的價值,而是成為企業策略攻防、專利蟑螂牟利的工具。而這也使得專利的利弊產生了截然不同的變化。 三個例子看專利制度的缺陷 從以下三個簡化的情境,可以窺見過度的專利競爭如何扼殺了社會價值。 第一個例子,現在有 1 座金礦山與 10 位探險者,政府規定,只有先抵達金礦山的那位可以獲得獨佔採礦、或者雇用他人採礦的權利。 這也意味著一旦贏家確定,其他 9 位採礦者在探險時付出的努力將淪為白費。 第二個例子,仍然有 1 座金礦山,然而探險者之間並非完全不認識,也就是說,一部份探險者將得知這群人當中有幾個擁有特別傑出的探尋天賦,相較之下,自己似乎較無勝算。 結果當中有 5 位主動退出了這場競賽,還剩 5 位探險者,最後一樣只有 1 個人能獨佔所有金礦山的權利。這次的結局是 4 位探險者的努力白費。 最後一個例子,金礦山依舊,但規則再變,率先抵達的那位探險者將可獲得金礦山的所有權,但其後每位探險者仍然可以自由運用金礦山的資源,不過也必須公開自己的獨門冶金秘訣作為交換,並允許他人使用或改進相同的方法。 於是,探險者們接下來的努力都將促使這座金礦山得到更好的利用,還減少了重覆相同研發工作的徒勞無功。 Linux 與公開授權的啟示 現行的專利爭議多半屬於第一個或者第二個例子,無可避免地導致重複的浪費,由於企業有避免這種成本的動機、以及違反專利法規的鉅額懲罰,使得專利蟑螂乘勢崛起,設下許多法律陷阱等待企業花錢消災,又墊高了專利所帶來的整體社會成本。 第三個例子讓所有權與使用權悄悄分離,看起似乎相當美好,然而它可行嗎? 我們不知道正確的答案, Linux 的成功案例卻值得借鏡。 透過公共授權,Linux 創始人 Torvalds 保留了 Linux 的商標,然而全世界所有的程式愛好者甚至企業組織都可以自由使用…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