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洛伊德,夢與性,以及他未完的心理學王國 (下)

佛洛伊德對性的偏執在學術發展史上幾乎是不可思議的,佛洛伊德的霸道從他與同時代往來的人士信件、談話中一覽無遺,其中當然也包括榮格。 佛洛伊德在榮格開始從「神話」、「文化」尋求其他心理疾病成因可能解釋的同時(後來榮格的這個想法發展成「集體潛意識」),曾對榮格耳提面命:「答應我,永遠不要放棄性的理論,我們要讓它變成一種教條,一種不可撼動的堡壘」。 佛洛伊德與被誤解的「性」心理學 如果只看精神分析或者潛意識等等貢獻,佛洛伊德其實很難受到後世如此大的非議,但是佛洛伊德一直以來都把自己、以及任何與精神分析有所關連的個案研究,冠上「性」的結論,而且不容他人置喙。早在「夢的解析」出版之前,佛洛伊德在治療病患的過程中受到啟發,曾提出「誘姦理論」,把歇斯底里(Hysteria)的成因歸於童年時期的性虐待。 此後「性」就成為佛洛伊德的思想中心,雖然佛洛伊德不再堅持誘姦的影響,這卻是因為他把「性」的層級拉高到另一個地位 – 成為「能夠普遍解釋心理疾病」的「唯一」重要因素。雖然今日看來可能顯得荒謬,然而在當時的許多人眼裡並不是完全一派胡言。 佛洛伊德早期使用古柯鹼進行臨床實驗,雖然不明原由,佛洛伊德卻知道古柯鹼會讓人會變得興奮,同時認為古柯鹼的刺激可以改善心理沮喪的症狀,佛洛伊德相信「性」是一種本能的古柯鹼,能夠增強或消除人的病理行為。 這使得佛洛伊德比起榮格等只有臨床經驗的醫師在詮釋「性」的信念強度上有著差異,佛洛伊德認為被壓抑的「性」像是某種病毒導致生理狀態異常,那麼透過解夢來找到並消除「性」的壓抑,就能夠減輕病狀。 1905年佛洛伊德出版「性學三論」,闡述自己的性學觀點,「性」作為一種不分種族男女老少的共有特徵、一種內在本能,將決定了人的性格與行為,同時這種性徵可以在孩童時期就找到徵兆。 《性學三論》翻譯摘錄自張立人醫師: 「歇斯底里性格明顯地表現著一種超乎常情的性潛抑,誇大了我們所知道的羞恥心和厭惡感一類的阻抗作用,來抗拒性衝動。他們本能地逃避著,絕不使心理沾染性問題」 「性錯亂現象的廣泛散佈,使我們想到,性錯亂的癖性絕非偶然,卻應該是常態標準體質的一個成分」 「在某些性格特徵裡,我們甚至可以追蹤出他們和特殊快感區的關係。有如頑固、節儉、一絲不苟的脾氣來自肛門快感區,而野心常來自強烈的尿道快感區傾向」。 對佛洛伊德與他一手成立的體系而言,「性」是不可或缺的支柱。如果連從「性」這樣普遍的人類特徵來詮釋個案病理都無法成立,那麼遲遲整理不出完整詮釋夢境規則的精神分析,毫無疑問將變成無法概化驗證、複製成果的偽科學。 從這點來看,佛洛伊德無論如何必須堅守住「性」的價值。 即使到今天,尋找放諸四海皆準的心理共同成因仍是學術的重大挑戰,當時的文化風氣並不像今天這樣開放、自由,以性別、種族當作劣化象徵的傾向仍在,佛洛伊德的理論不只是一種學問上的探索,其實也是對舊時代封閉而虛偽的道德文化的正面挑戰。 而由現代哲學的角度來看,佛洛伊德的心理分析無異是一種詭辯,例如這個嘲諷的命題:「你總是想幹你娘」。 佛洛伊德還未結束的精神分析大夢… 晚年的佛洛伊德從歷史來看似乎頗為落寞,「精神分析」曾經舉足輕重的成員相繼離去,甚至反過來成為佛洛伊德學說的主要對手,其中最有名的就是佛洛伊德與榮格、阿德勒的決裂,儘管佛洛伊德對攻擊競爭者從來不留情面,這兩人後來仍然成為心理學史上的重要角色,聲勢甚至蓋過佛洛伊德本人。 在Karl Popper提出科學原則的「可否證性(Falsifiability)」觀念之後,佛洛伊德的理論似乎再無翻身餘地。 如果有一個理論認為所有的天鵝都是白的,那麼科學家絕對無法檢驗所有的天鵝,但是如果找到一隻黑色的天鵝,那也足夠證明這個理論是錯誤的,這就是可否證性。 根據可否證性,任何從單一經驗得出的結論,不適用於普遍情況,而這一直以來都是精神分析的主要缺陷,既沒有控制實驗,也不是純粹客觀的描述,甚至發現部分個案報告中有捏造的成分。 二戰之後各種科學理論都取得長足的發展,基於科學原則,生理測量與腦科學的知識逐漸主導心理學發展。 如同神經醫學家Mark Solms在2004年科學人雜誌(Scientific American)發表的文章所提到,「比較合乎時代潮流的想法是,受抑壓的人們之所以不幸,並不是嬰兒時期發生了不愉快的經驗,而是他們腦部的化學物質不平衡」。 然而「精神病藥物學並沒有提出另一個宏觀理論,來解釋人格、情緒以及動機等,這些人之所以為人的概念」。 於是乎,科學家仍然習慣用一些「過時的」佛洛伊德觀念、詞彙來詮釋心理運作。諾貝爾生醫獎(2000)、任教於哥倫比亞大學的Eric Kandel的結論便是:「精神分析依舊是最一致、最令人滿意的心智理論」。 佛洛伊德似乎捲土重來。 但留下來的,是佛洛伊德最初發展的潛意識與壓抑心理的探討。沒有性,也無關孩童時期的特徵。 我們無從得知,佛洛伊德是衷心相信「性」的作用,還是因為太過聰明,才緊抓著性學說來彌補自己理論的不足,然而榮格心中有一個答案,阿德勒也有一個。佛洛伊德已死,但他留給世人的心理學王國大夢,似乎還不願就此退出歷史的舞台。 儘管精神分析徹頭徹尾不是一門真正的科學,它與曾在其中活躍人們的偉大洞見,仍然在百年歲月之後,延續著原本的風采。 順從你的好奇心,繼續閱讀: * [REBUZZ專欄] 顧客踢館該怎麼回應?服務業的 4 條黃金法則 * [REBUZZ專欄] 3分鐘讓你學會三種贏得消費者口碑的心理學策略 * [REBUZZ專欄] 如何讓你的企劃與眾不同?行銷人不可不知的門檻心理學 * 夢與性的心理學王國:未完的佛洛伊德 (上)

佛洛伊德,夢與性,以及他未完的心理學王國 (上)

假使對一般大眾進行票選,那麼談到心理學的重要人物,佛洛伊德( Sigmund Freud ) 與榮格( Carl Jung )毫無意外地將會雄據榜單的前幾名。 這兩位文筆受到高度讚揚的心理學家,曾經以「國王與王儲」的形象廣受注目,逐漸分歧的理念卻導致日後決裂。雖然兩人密切共事的時間只有短短的 6 年,卻對當時的心理學走向產生極大的影響,留下許多軼事讓後人討論不休。 一切從「夢」開始的佛洛伊德心理學體系 佛洛伊德和榮格都是能寫善寫的作家,由於在當時文字出版是極重要的影響力來源,多少解釋了兩人受到尊敬的原因。佛洛伊德最廣為人知的作品或許是這本 1899 年「夢的解析」,書中揭露佛洛依德著名的潛意識觀念。但是它並不像許多人以為的,一出版就引起劃時代的劇變,也沒有可與名氣相襯的暢銷成績。 佛洛伊德早期是以歐洲首位引入古柯鹼治療心理疾病的醫師而享有名聲, 1895 年與 Breuer 合著的《歇斯底里症研究》受到好評之後,佛洛伊德也開始宣揚他所謂「精神分析」的治療方法。由於這段佛洛伊德職業生涯早期從事神經毒物實驗的經歷,讓佛洛伊德與榮格的詮釋角度有著截然不同的堅持。 隨著更多人受到佛洛依德以「解夢」作為心理疾病初步診斷的啟發,夢與潛意識學說的影響力逐漸醞釀擴大,受到吸引的人物除了當時享有名望的精神病權威布魯勒( Eugen Bleuler )、後來聲名大噪的心理學家阿德勒( Alfred Adler )之外,還有 Bleuler 的弟子 : 年紀比佛洛伊德小 19 歲的榮格。 榮格最初的成就奠基在當時流行的「字詞聯想」實驗,它的做法是這樣的,醫師對著受試者念出不同詞彙,並要求受試者說出從那些詞彙當中聯想到什麼內容,過程中醫師會記錄回答時間。事後,針對病人的聯想做深入的分析並找出病因。 字詞聯想實驗很快就發現,某些詞彙在特定的病患身上會發現回答時結結巴巴、說不出所以然或者全無反應等等特別突兀的現象,佛洛伊德「潛意識」概念的出現,正好給予字詞聯想實驗完美的支持: 那些造成回答困難的詞彙,或許和病人內心的痛處有關,只是病人自己也許沒有意識到而已。 當時佛洛伊德經常對外表示,自己有一套專門的心理疾病治療方法「精神分析」,藉由解析疾病的根源、讓患者發洩出來以消除症狀,同時也出版研究個案來宣揚理念。 基於好奇與研究的需要,榮格很快就受到佛洛依德學說的吸引,事實上,佛洛伊德對於這個瑞士的年輕新秀所發表的文章也一直耿耿於懷,但兩人對彼此的各種想像在 1907 年正式碰面之後,全都化為互相的好感,據說雙方的第一次會面就長達十幾個小時。以此為分水嶺,榮格逐漸成為佛洛伊德的有力的盟友與最鍾愛的弟子。 藝術式的佛洛伊德精神分析 精神分析一詞到底代表了什麼,在佛洛伊德提出之後的幾十年間成為心理學上巨大的謎團,因為佛洛伊德從未發表所謂精神分析詮釋心理現象的通用規則。既然沒有通用的規則,也就不可能基於科學的原則而得出總是一致、可以被驗證的個案治療結果。 無法被驗證的這點,一直是精神分析的致命傷,佛洛伊德心知如此,也曾試圖找出其中的原則,然而佛洛伊德慢慢發現這項工作遠比想像中困難。 聰明的佛洛伊德很快就找到另一個方法來緩解當時其他學者的攻擊,同時擴大自己的聲勢。他與榮格於 1910 年合力了創建「國際精神分析學會」,經過一番政治安排,榮格理所當然地成為主席,奠定接班人的地位,卻也種下「蘇黎世派」與「維也納派」日後分歧的問題。 佛洛伊德宣稱,唯有接受專業訓練的成員才能正確無害的解夢並有效治療。這等於是說,唯有經佛洛伊德門派指導、認證的醫師才能從事「精神分析」,相關研究也才能發表於學會的期刊上。這種作法引來許多批判,幾乎可說是作弊,卻成功為精神分析的缺陷立下一道障眼法。 批評者的焦點,逐漸從精神分析夠不夠格成為一門治療專業,轉變為既然精神分析還未產生普遍的詮釋通則,卻又能產生有用的治療結果(根據精神分析學會刊出的治療個案),那麼會不會受限於治療者的天份與才能,而降低治療的效果? 這個意料之中的問題,在佛洛伊德看來答案無疑是肯定的,它是一門藝術…,而且必須以佛洛伊德本人為登峰造極的精神分析宗師。 然而正是這樣的一念之間,讓解夢與精神分析從此走向了偽科學的道路…。…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