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 How the mighty fall,強權為何隕落?

許多年來,企業經營的「成功學」一直是管理與領導著作的主流,比較少從負面的角度來探討,大師們急著教你怎麼成功,卻沒告訴你曾經叱吒一時的商業巨人是如何一步步走向失敗,這樣的分析偏見即使一些經典的著作也難不落俗套。 世上沒有永遠的成功,歷史上再強盛的王朝終究會有被取代的一天,不只企業如此,國家也是一樣。 經典著作《基業長青》作者 Jim Collins 自我突破,在他的系列研究中試圖歸納卓越企業走向衰敗的五個階段,卻驚奇地發現套用美國身上竟也看出類似的徵兆,當然,雖然整體的數值還不足證明美國已陷入衰敗的第四或第五階段,但作為曾經的超級強權,今日卻在經濟、政治上都顯得如此步履蹣跚,在中國逐步分食美國的國際影響力之際,自由女神的火炬要重燃榮耀看來難度不小。 雖然美國把角色從無敵英雄變回普通菁英,在長期的經濟上可能不見得是件壞事,因為把眼光轉向國內,有助於美國把資源投入在發展的基礎上,但是當慣了英雄的美國能不能接受不再獨大的現實,重新聚焦在建構一個健康強大的國家,而不是挖洞補洞式地維持世界領導者的空名,可能才是其國力止跌回升的關鍵。 Collins 的研究當中,主要以股價作為衡量營運的標準,並採用與同時期企業交互對照的方式來作為成長或衰敗的依據,本文也運用經建會近九年來的《國際經濟動態指標》揭露數據來了解美國與中國、台灣的成長表現差異。 假如以 2004 年的經濟成長率為基準,可以觀察到此後的中國逐步成長,而美國則相對持續下滑,此一時間的中國,即使在金融風暴下仍穩定維持在高檔,宛如是 Collins 卓越企業與衰敗企業的小寫照。 當然只用經濟成長率來橫量並不公允,畢竟成熟經濟體的動能有限,而經濟成長並不能完全衡量一國的真正價值,也因此我們會看到洛桑國際管理學院( IMD )的國際競爭力排名上,美國的排名一向仍較中國靠前。 IMD 的競爭力衡量指標包括四大領域: 1.經濟表現( Economic performance ) 2.政府效率( Government efficiency ) 3.企業效率( Business efficiency ) 4.基礎設施( Infrastructure ) 在中國與美國的較量中,雖然美國在上述的構面上仍有一定程度的領先,但不能否認的是近年來美國的經濟表現確實相當疲軟。 若要較為全面地衡量,股市價值因為考慮到經營投資風險,可以作為 IMD 競爭力指標的補充:因為股價波動較大,採用幾何平均數計算,從平均投資報酬率的角度來衡量,美國與中國之間還是出現相當的落差。 羅馬當然不是一天造成,運用 Collins 《好公司如何陷落 ( How The Mighty Fall)》一書當中的理論,我們可以從走向敗亡的前四個階段看出一些端倪: 第一階段:成功之後的傲慢自負( Hubris Born of…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