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業百百種,哪個最熱門?哪個薪水高?最新就業分析帶你一探究竟 (四)

職業的性別比較一向是人力資源學者及職場作家的最愛,從薪資、偏好和工作價值觀等方面入手,往往能引起廣泛討論,在本系列的最後一篇文章中,就以實際的數字來看看,究竟普遍流傳的職場刻板印象(例如:相同職業下,男性收入大於女性)是否為真? 男性的職業偏好 統計數字再次強化了台灣作為製造業王國的刻板印象,製造業以壓倒性的人數差距榮登最多男性投入的業別(難望其項背的 150 萬人),次多的則是批發及零售業的 74 萬人以及營造業的 37 萬人。 假如你熟悉產業轉型的觀念,那麼一定經常在各種場合看到這個統計數字「台灣的服務業佔 7 成」,因此服務業是王道,而且台灣已經是服務業很成熟的國家。 筆者並不駁斥上述關於服務的趨勢,但仍然忍不住要對政府、學界經常灌輸給大眾的「不合宜觀念」潑一點冷水,在幾年前筆者曾寫過一篇文章《左右為難的製造與服務》,當中指出從經濟成長率的支柱角度來看,製造業在台灣更為重要,這個觀點不僅至今還沒有逆轉,從就業實況來看更是一面倒的以製造業居多。 那麼所謂的「服務業 7 成」這樣的數字何來?許多名義上變成製造服務業的公司,只是玩玩文字遊戲,說著專業製造也是服務的一種,然而不管在投資、商業模式及文化制度方面,依舊是原本的那個製造業思維。 轉型有道的企業有沒有?有的,但還是遠遠不夠多到能心安理得的冠上服務王國的稱號。 所謂製造業其實包羅萬象,主計處的子分類如下: 食品製造業  飲料及菸草製造業  紡織業  成衣及服飾品製造業  皮革、毛皮及其製品製造業  木竹製品製造業  紙漿、紙及紙製品製造業  印刷及資料儲存媒體複製業  石油及煤製品製造業  化學材料製造業  化學製品製造業  藥品及醫用化學製品製造業  橡膠製品製造業  塑膠製品製造業  非金屬礦物製品製造業  基本金屬製造業  金屬製品製造業  電子零組件製造業  電腦、電子產品及光學製品製造業  電力設備製造業  機械設備製造業  汽車及其零件製造業  其他運輸工具及其零件製造業  家具製造業  其他製造業  產業用機械設備維修及安裝業  女性的職業偏好 製造業為王的就業現象,在女性身上是否也一樣呢?根據統計,即使是對女性而言,各種製造業依舊吸收了絕大部分的就業勞動力。 排名前兩位最多人的工作業別和男性並無二致,值得注意的是女性參與營造業的人數很低(男性則是人數第三多的工作),而在醫療保健服務業等業別上工作選擇顯得較平均許多。 附帶一提,國內年平均將近 700 萬的勞動人口中,男性比女性多了約… Continue Reading

產業百百種,哪個最熱門?哪個薪水高?最新就業分析帶你一探究竟 (三)

在本系列的第一篇及第二篇文章當中,討論過近幾年各產業的「從業人數」、「薪資」與「工時」的趨勢變化,在這篇文章當中,將以產業人力「進入」及「退出」的角度來探討行業別之間的差異。 哪個產業人人搶著進去? 來看看下面這組表格: 從 2010 ~ 2013 年間,有四個產業的平均進入指數超過了 4.0,排行首位的是「支援服務業」這點相當有意思,在上一篇文章已經指出,支援服務業實際上是工時頗長的一個行業(平均每月工時 191.2 小時),但是報酬則是一般般(平均月薪 3.3 萬),何以還有許多人搶著要加入呢? 合理推測,由於支援服務業的進入門檻較低,所以人員的流動率也較高,製造了熱門的假象,這一點稍後的退場率分析當中可以來做個比較。 其餘三個看似異常熱門的產業則包括:「住宿及餐飲業」、「運動、娛樂及休閒服務業」及「藝術、娛樂及休閒服務業」,似乎都有著門檻低而職業生命有限的通點。 哪個產業人人搶著換跑道? 繼續看到退場率的部分: 一如預期,退場率最高的行業正好就是最多人進入的「支援服務業」、「住宿及餐飲業」、「運動、娛樂及休閒服務業」及「藝術、娛樂及休閒服務業」四個行業,可見得熱門行業的光環背後,往往都有著流動率高的隱憂,很多人在從事的工作並非最理想的那個,這一點許多新人還未正式踏入職場時經常會有這樣的誤解,好像總是要找到一個每個人都知道在做什麼的職業才不會好像很沒面子,其實最賺錢的行業都是那些低調的沉默少數。 結合進入指數與退場指數的觀點,可以找到有幾個產業的流動性是特別低的,包括了:「電力及燃氣供應業(進入指數 0.4 ; 退場指數 0.4 )」、「礦業及土石採取業(進入指數 1.1 ; 退場指數 1.4)」、「金融及保險業(進入指數 1.5 ; 退場指數 1.4)」、「醫療保健服務業(進入指數 1.6 ; 退場指數 1.3)」,我們可以理解為這些產業相對穩定,而且人員的汰換率相較於其他產業偏低,反之也暗示著產業結構僵固,職場平均年齡估計也是偏高的。 哪個產業的人力失衡最嚴重?哪個產業現在正是進入好時機? 綜合以上數據,還可以再計算出哪個產業的進入與退場人數失衡得最嚴重,也就是供過於求或者供不應求的現象,彙整如下表: 從表中可以發現,一共有三個產業的人員增長是負值,有「美髮及美容美體業( -0.27 )」、「礦業及土石業( -0.25 )」、「運動、娛樂及休閒服務業」。 美髮及美容美體業方面,在前兩篇文章中提供了佐證資料,從職員角度來看,不管是薪資和工時方面都是墊底之選,招不到新人也就不奇怪了。 一份數據兩樣情,礦業及土石業的些微衰退對於新人來說卻是值得關注的好消息,除了擁有不錯的平均月薪( 4.7 萬)之外,每月平均工時也僅是普通水準的 180 小時。 運動、娛樂及休閒服務業的表現就差了一點,提供給勞動者的條件是每月平均… Continue Reading

產業百百種,哪個最熱門?哪個薪水高?最新就業分析帶你一探究竟 (二)

延續上一篇文章的分析,我們繼續來探討,不同產業之間的就業情況及薪資有什麼不一樣。 哪個產業薪資高?哪些產業薪資最有成長空間? 雖然隨著科技股票分紅費用化的政策,所謂的科技新貴早已成為歷史名詞,但科技業高薪的刻板印象則普遍烙印在大眾腦海當中。 這麼說,難道這個觀念不正確嗎?其實,跟所有產業比較起來,頗能代表科技印象的「資訊及通訊傳播業」薪資雖然不算差,但說到第一名,可能跌破很多人眼睛,21 個產業的榜首竟然是很少會在薪資討論中被談及的「電力及燃氣供應業」,平均月薪高達 8.5 萬,再來才是大家熟悉的「金融保險業」以及「醫療保健服務業」,分別以平均月薪 7.8 萬以及 7.3 萬居次。 說到電力燃氣業,除了少數綠能相關的外商,絕大部分從業人員都跟台電、民營發電廠有關,這麼高的平均薪資對照相對廉價的台灣電力價格不僅反映出政府產業政策的畸形,更讓人忍不住開始過度聯想…,這裡面到底藏了多少肥貓啊? 21 個產業的薪資比較表詳見下圖: 但是如果從薪資前景的角度來看,則又是另外一種風景了,原先排名第一的「電力及燃氣供應業」在過去 4 年當中節節衰退,與 2010 年時相比,2013 年的薪資足足減少了 8%,是所有產業衰退最嚴重的。 薪資成長最好的三個產業,都有著經濟成長率 2~2.5 倍以上的表現,與 2010 年時相比,漲幅達到 9.3%~9.9%,包括了「藝術、娛樂與休閒服務業」、「住宿及餐飲業」以及「運動、娛樂以及休閒服務業」,可見得在注重生活品質的台灣,生活經濟不僅只是「感覺」,已經實質反映在就業人數的增加以及薪資的提高,這對於產業服務升級而言自然是很好的訊號。 只不過,三個薪資成長快速的產業在平均月薪方面仍是偏低,尤其是「住宿及餐飲業」僅有平均 2.9 萬的水準,反映出高素質人力的價值並未充分體現在產業加值上,促使企業一味追求廉價的勞力,或許現在已經來到反轉的階段:由於企業對人力品質的要求提升,在現有薪資水準下又很難招募到足適的人力,進而實現了過去幾年薪資的快速成長。 哪個產業最操勞?哪個產業越來越沒事做? 還有一個大家也很關心的議題是:哪個產業的工時最長?對於在薪資成長普遍停滯不前的大環境下,轉而重視生活品質的國人而言,這是一個基本卻越來越重要的問題。 根據圖表,大部分產業的每月平均工時並沒有非常顯著的差別,但最高與最低仍然有一段差距,尤其是在本系列首篇文章「就業人數」的成長率排行中已經接近墊底(在 21 個產業中倒數第二,累計人數 -7.4 %)的「美髮及美容美體業」再次上榜,以平均 213.9 小時遙遙領先,可說是最操勞的行業,或許正是因為如此而導致新人投入的意願逐年下降,造成找不到人只好增加現有員工工時的惡性循環。 「其他個人服務業」則以平均每月 193.6 小時排名第二,自己接案當老闆畢竟心力會花得比較多,並不讓人意外,排名第三的則是「支援服務業」,平均每月工時達到 191.2 小時。什麼是「支援服務業」?它們其實就是: 租賃業 人力仲介及供應業 旅行及相關代訂服務業 保全及私家偵探服務業 建築物及綠化服務業 業務及辦公室支援服務業… Continue Reading

產業百百種,哪個最熱門?哪個薪水高?最新就業分析帶你一探究竟 (一)

最近在網路上看到這篇熱烈討論的「[爆卦] 月薪七萬元以上人數統計」,秉持著眼見為憑的研究精神試著找原始資料來看一看,卻誤打誤撞在主計處統計資料裡碰到另外一個有趣的議題:各產業的就業薪資、工作時間以及人員的進退場比率之間有什麼關係? 從這個主命題延伸出來的一系列問題包括: 哪個產業現在最熱門?哪些正在失去吸引力? 工作時間長的職業是不是薪資也符合公平地比較高呢? 哪個產業現在供不應求? 供不應求的產業薪資有比較高嗎?還是正因為是爛缺所以沒人? 哪個產業的工作最爽(錢多、事少)? 以及另一個筆者個人覺得也很有趣的問題: 男女的職場選擇和待遇有什麼不同? 為了回答這些問題,筆者從主計處的統計資料庫當中分批分項撈出資料,再合併整理為統一的格式。筆者所挑選的產業包括工業部門的 5 個子產業項目以及服務業部門的 16 個子產業項目。 產業之間比較的標準則包括:平均就業人數、平均行業月薪、平均每月工時、平均進出/退出的比率。 筆者將分篇逐項來探討這些問題,首先第一個問題是: 哪個產業現在最熱門?哪些產業正在失去吸引力? 從下方圖表中可以發現,「住宿及餐飲業」、「不動產業」以及「創作及藝術表演業」是過去四年中就業人數成長最多的業別,與基準年 2010 年相比,大幅成長 19-27%。 探究原因,不動產業的崛起與這幾年房仲業紛紛祭出新人前半年即使沒有績效也可以暫時享有高薪的政策有關,房價節節上升促使可抽成的交屋佣金提高可能也是吸引新人投入的誘因。不過在一片打房喊聲下,或許這兩年就會看到一些調整。 年輕人對於創作與藝術表演類的就業興趣增加在近幾年文青風氣的盛行下並不令人意外,類似地,住宿餐飲類別也取得了相當的成長,除了在「小確幸」的夢想推波助瀾下街頭巷尾咖啡小店一間一間開,各品牌連鎖店也同樣大打擴張策略,都助長了實質就業人數的提升。 但有一點值得觀察的是,一些連鎖品牌(特別是茶飲)的盲目擴張下,隱藏的是本業營運不佳的廠商試圖混水摸魚的事實,不思索本業的進步,轉而不停擴充強打知名度來吸引夥伴並收取加盟金,等待短期獲利後再惡性退出的案例也時有所聞。總結而言,不良店家的倒閉或萎縮可能會減少產業的就業人數,但幾年內整體就業人力的持續成長仍是可以預期的。 在就業人數衰退方面,則以「礦業與土石採取業(衰退 9.6% )」、「運動、娛樂及休閒服務業(衰退 6% )」及「美髮及美容美體業(衰退 7.4% )」為最。 礦業與運動娛樂的衰減原因不明,而美容美髮方面如果讀者有注意,可能會發現生活圈中有不少美髮店已經悄悄歇業了,這或許是受到越來越盛行的百元平價剪髮品牌的衝擊,加上美容美髮業本身並不是獲利特別高的業別,兩者加乘的結果。 那麼大家所關心的薪資方面又是如何呢?在下一篇文章中將繼續為你解密。 更多產業分析精選文章: * 產業百百種,哪個最熱門?哪個薪水高?最新就業分析帶你一探究竟 (二) * 證所稅的一頁矛盾 * 大選的經濟學趣味 * 服務科學課程回顧: 服務行銷與管理 * 服務科學課程回顧: 服務科學實務(SERVICE IN PRACTICE) * 自我效能(SELF-EFFICACY)觀點:解析自我感覺良好

[reBuzz專欄] 智慧財產權的迷思:專利保護讓創新發展停滯不前?

多數人應該都同意,創造力應該被保護,而保護的方法就是設立專利。立法者預期,有了專利保護所附帶的經濟利益作為後盾,人們才有冒著風險投資、研發的動機,創造出具有市場價值的發明以改善人類生活,但是隨著產業一代代更迭,研究者發現,專利似乎沒有想像中靈光。 出版、音樂以及軟體或許是享受專利權最多的行業,然而創意在這些產業的發展卻未如預料中順遂,也不見得就比其他產業更成功…。 變質的專利制度 身在全球專利數量前 5 名的科技之島,耗時傷財的專利戰爭對國人而言早已不是什麼新聞。然而儘管台灣專利數量頗豐,每年支付海外的智慧財產淨支出仍然高達 1500 億新台幣( 2011 年台灣智財收入 240 億,支付海外授權金額 1740 億),未計算在內的各種專利訴訟的費用同樣令人咋舌。 這種看似矛盾的現象,專利方面的專家通常會指出因為國內企業所擁有的專利品質與關鍵性不足,無法掌握關鍵技術的專利,因此授權的價值不高。 合情理的解釋淡化了世人對專利本質的疑慮,然而事實是在全球專利佈局越來越複雜的情況下,專利的意義早已遠遠超過原本發明的價值,而是成為企業策略攻防、專利蟑螂牟利的工具。而這也使得專利的利弊產生了截然不同的變化。 三個例子看專利制度的缺陷 從以下三個簡化的情境,可以窺見過度的專利競爭如何扼殺了社會價值。 第一個例子,現在有 1 座金礦山與 10 位探險者,政府規定,只有先抵達金礦山的那位可以獲得獨佔採礦、或者雇用他人採礦的權利。 這也意味著一旦贏家確定,其他 9 位採礦者在探險時付出的努力將淪為白費。 第二個例子,仍然有 1 座金礦山,然而探險者之間並非完全不認識,也就是說,一部份探險者將得知這群人當中有幾個擁有特別傑出的探尋天賦,相較之下,自己似乎較無勝算。 結果當中有 5 位主動退出了這場競賽,還剩 5 位探險者,最後一樣只有 1 個人能獨佔所有金礦山的權利。這次的結局是 4 位探險者的努力白費。 最後一個例子,金礦山依舊,但規則再變,率先抵達的那位探險者將可獲得金礦山的所有權,但其後每位探險者仍然可以自由運用金礦山的資源,不過也必須公開自己的獨門冶金秘訣作為交換,並允許他人使用或改進相同的方法。 於是,探險者們接下來的努力都將促使這座金礦山得到更好的利用,還減少了重覆相同研發工作的徒勞無功。 Linux 與公開授權的啟示 現行的專利爭議多半屬於第一個或者第二個例子,無可避免地導致重複的浪費,由於企業有避免這種成本的動機、以及違反專利法規的鉅額懲罰,使得專利蟑螂乘勢崛起,設下許多法律陷阱等待企業花錢消災,又墊高了專利所帶來的整體社會成本。 第三個例子讓所有權與使用權悄悄分離,看起似乎相當美好,然而它可行嗎? 我們不知道正確的答案, Linux 的成功案例卻值得借鏡。 透過公共授權,Linux 創始人 Torvalds 保留了 Linux 的商標,然而全世界所有的程式愛好者甚至企業組織都可以自由使用… Continue Reading

服務科學課程回顧: 服務行銷與管理(Service Marketing and Management)

沒記錯的話,幾乎管理組的學生都上了嚴老師的服務行銷課,原因是許多學生並非真的「管理」組的緣故,我在想以後招生的時候說不準可以增設什麼工程組、人文組或設計組之類的。在大學的時候,我成績最好的科目都是行銷相關的課,也用相同的教科書修過服務行銷,但是再上一次便覺得,其實人常常只是已為自己懂了,還有很多早就忘記甚至根本沒弄懂過。

關於旺旺中時併購中嘉案,我怕的是….

老實說「第二次」旺中議題終於得到公眾重視,是滿令人欣慰的事情。 由於整個案情的發展峰迴路轉又頗具內情,在各方口水大戰交錯的情況下變得有些難以分明是非,幸虧還是有熱心的網友及以學生為主體的反對派整理出了整個事件的懶人包,不管你是支持或者反對,這些資料都對於了解事件全貌有很大的幫助。 1. 維基百科-旺旺中嘉案 2. 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懶人包 3. 懶人包:旺中併購中嘉案概略整理 在此之前,旺旺中時的諸多作為早已引起過一片撻伐,可惜僅止於此。 更早之前,中時與壹傳媒的戰火原點,台灣媒體亂象的最初,那些爭吵與渾沌,就怕已無人記得。 各界對旺旺中嘉的關注其實一直都沒有少過,不過最近在網路與媒體的推波助瀾下似乎進入了高潮。 網路與媒體的一個糟糕的慣例就是,一旦某個事件或人物被認定是「攻擊目標」,接著就會發狂似的窮追猛打,好像只要群眾有了共識:「這個人該死!」,便再無需過問「是非對錯」與「基本權利」,立刻「殺了他」就對了。 關於媒體壟斷,已經有很多人在談,在這個巨大浪潮的底下,我想分享的是,一些盲點,還有一些價值觀的問題。 憤怒的民氣所為何來? 一個很基本的問題是:為什麼這麼多看似有識之士的業內人們甘著冒被報復的風險挺身反對旺中這麼大的媒體集團? 理由不外乎:擔憂一言堂與降低多樣性、影響公平競爭、政治影響力過鉅,甚或媒體成為洗腦、利己、除異的工具等等。 這些行為都會嚴重損害公眾利益,甚至危害個人,形成所謂「你好大,我好怕」的事實與印象。 商業壟斷,實際上它是一項古老的爭議,而且比我們想像得更常見。 商業壟斷其實是常態 微軟應該是國內比較知名的判例,歐盟與微軟打了數年的反壟斷官司最後判決微軟敗訴, 2007 年裁定罰款金額將近 5 億歐元,兩年不到,歐盟反托拉斯官司再次困擾微軟,第一次官司是因為微軟在作業系統中內建了自家開發的媒體播放器的問題,這次輪到網路瀏覽器,而且同樣的官司 1998 年在美國本土就已經發生過一次。 我們可以停下來思考一下,企業太大為何是件可怕的事情,多大才能算是可怕? 關於第一個問題,旺中的反對者已經給出許多意見,全球過去多起的反托拉斯案件也可以提供充分的理由。 今日各國都有自訂形式的反托拉斯法( Anti-Trust Law ),就是為了處理這個問題:企業太大了,無所不包,無所不能。 彷彿在整個世界都使用企業所提供的產品、認同企業的價值觀之前,它們是不會停下的。 從經濟學的角度,有一件事必須再強調一次:維持市場競爭才是創造最大社會價值的不二法則。 可能的話,我想沒有任何公眾經濟學家會希望市場走入寡佔甚至獨佔,在市場結構的光譜上,越是往寡佔、獨佔的方向靠近,就將產生越多的「無謂損失( Deadweight Loss )」。 雖然這不是說旺中不合併社會無謂損失就會少多少,但是我們也沒有理由放任這個環境繼續敗壞。 至於多大才能算是可怕?立場不同的經濟學家可能告訴你迥異的答案,但現行的各國法律多半都有一套固定的標準,很遺憾地,我們的《公平交易法》只能告訴你,多大可稱之為獨占,卻沒有界定寡占的標準在哪裡。 例如《公平交易法》第一章總則第 5-1 條指出: 事業無左列各款情形者,不列入前條獨占事業認定範圍: 一、一事業在特定市場之占有率達二分之一。 二、二事業全體在特定市場之占有率達三分之二。 三、三事業全體在特定市場之占有率達四分之三。 有前項各款情形之一,其個別事業在該特定市場占有率未達十分之一或上一會計年度事業總銷售金額未達新臺幣十億元者,該事業不列入獨占事業之認定範圍。 事業之設立或事業所提供之商品或服務進入特定市場,受法令、技術之限制或有其他足以影響市場供需可排除競爭能力之情事者,雖有前二項不列入認定範圍之情形,中央主管機關仍得認定其為獨占事業。 要對牽涉驚人利益的寡佔市場制定標準與限制,毫無疑問是個燙手山芋,造就了這種選擇性忽略的法令。… Continue Reading

證所稅的一頁矛盾

每逢稅改議題,總會在社會上引起一陣風風雨雨,而且人民對「稅」的敏感度往往高於其他重大議題…,即使其他議題重要性凌駕稅改之上也是一樣。 證所稅不是新鮮事了,早在 20 幾年前就有過一番論戰,最後以失敗收場。 但這次財政部似乎鐵了心要讓它成真,財長劉憶如說:「已經到了該檢討的時候了」。昨天吃完遲來的中飯,在店裡面隨手拿起水果日報, B6 版斗大的標題寫著:「戰火延燒 工商大老輪番砲轟證所稅」,再拿其他報紙也有類似的報導。 篇幅不多,我卻看了很久,實在很有意思。 有趣的地方不是既得利益團體對政府的抨擊聲浪,也不是政務官盡力維護政策的狼狽,而是從有力人士的發言中,隱約可以推測,儘管那些人背後各自有迥異的利益與立場根源,然而「道不同」的眾人卻因為證所稅的議題聚集在一起「同出一氣」,好像聲勢一下子壯大起來,說起話來也變得有理有據。 真是這樣嗎? 報導的內文一開始就寫: 「商總理事長張平沼與工總副理事長辜成允抨擊,面臨國際經濟疲軟、國內油電雙漲,如今又要課徵證所稅,在錯誤的時機實施對的政策就是錯,造成的後果可能讓企業與經濟都無法承擔。」 類似的觀點在最近頻繁被提起,然而這麼聳動有理的陳述背後,證所稅到底影響多少金流?張平沼稍後又補充,當年證所稅復徵一年收到60億元,相對於一年約千億的證交稅相對不成比例。 這就奇怪了…,既是如此不成比例,何來經濟崩潰之說? 同一天的論壇投稿,陳文茜寫了一篇名為「滿盤皆輸 所謂何來」的文章,文中如是說: 「減稅未必等於稅收減少,雖然直覺上如此,但它帶來更多民間資金,反而活絡市場,間接使財政收入增加。加稅是否等同正義?劉部長比任何人都知道答案。 1929 年大蕭條後美國升息又加稅,加深經濟更大衰退;歐洲目前採取緊縮政策,且加稅,導致英國已正式宣布進入恐怖的「二次衰退」。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史迪格里茲一年前即警告,這種加稅,短時間可穩定債市恐慌,但經濟將陷入螺旋式經濟惡化。」 陳文茜的文筆很好,而且如同許多人觀察到的,她喜歡引用固定某幾個大人物的看法並轉換成與自己論述相近的風格…,活絡民間資金,促進經濟從而提升稅收的觀念是沒什麼不對,但是時機與程度上也許有點不恰當。 再怎麼說拿證所稅與二次衰退相比,還是有點誇張,你不可能每次都把傑克當作巨人看待。 實際上證所稅對多數企業與個體戶幾無影響…,數字會說話: 2006 年的《中小企業白皮書》統計顯示超過 97% 的企業都屬於中小企業,同時證所稅的扣抵額度高達 400 萬,必須在淨賺超過 400 萬的情況下才需要「開始」繳稅,行政院版証所稅方案將稅率定在 15% ,同時證交稅額的一半可用於扣抵證所稅。 財政部自己用最低條件試算證所稅預估一年稅收大約在 70 幾億左右,樂觀上看百億,相對於証交稅其實影響仍然有限,就門檻條件而言,並不適用一般人。 我覺得有趣又諷刺的地方在於…,證交稅實在稱不上什麼牛鬼神蛇,而且和絕多數人一點關係也沒有,然而證所稅還是造成「民眾」對景氣信心的下降,增強對物價上漲以及生活福利被壓縮的不滿情緒,好像開徵證所稅會導致世界末日…。 發洩一下並無不可,糟糕的卻是,它佔據了同時期其他重要改革及需關注議題的曝光空間。 自從證所稅議題拋出,股市出現連續 20 天的賣壓,於是「業界」開始以此為口號攻擊證所稅,說證所稅將影響經濟發展云云,不知道可有多少人想過,是「誰」在引導這股賣壓呢? 「業界」的直接與間接手段責無旁貸。 回顧 20 幾年前,證所稅復徵以失敗收場的例子,不就是這麼搞嗎?現在只不過是故技重施而已。 就操盤的角度而言,沒有波動的時候就製造波動,有了鼓動與勢頭,才能依靠資金與資訊的先期優勢在無事太平的市場中掀起波瀾好賺得一筆…,到頭來證所稅本身的價值並不高於它所能「被利用的價值」。 還不光是反對者的說法充滿疑點。 財長劉憶如回應證所稅議題,一再強調「不會打擊市場」。話雖說得好聽,可是一個改革的終點假如「無關緊要」,那麼改革的意義與成效何在? 不少企業大老包括郭台銘都提醒財政部要注意「稽徵成本」,這建議倒是相當中肯,證所稅要產生實際意義,只有在稅收能「明顯」大於總執行成本時才能感受得到,而過於複雜的手續與規定只會在程序的層層關卡累積出驚人的效率浪費而已。 提高証所稅價值除了成本還有另一條路,在證所稅的立制基礎上增加稅收,但徵稅怎可無限上綱? 假如證所稅真的「一點衝擊也沒有」,或許才是真正的災難吧,那表示政府花了大把力氣卻什麼也沒收回。… Continue Reading

讀三分鐘搞懂:1)為何健保不能倒?2)為何健保應該倒?有感 ( 二 )

談到健保改革中關於各國每年每人平均醫療支出比較的部份,其實以購買力平價( Purchasing Power Parity )計算的立意相當好,給出排除匯率因素的比較,即使如此, PPP 並不能代表「美國健保成本是台灣的三倍」是客觀成立的。 「移民到美國後」的成本衡量,應該要考慮到同一個人在美國的薪資與台灣的薪資是不同的。 PPP 的另一個盲點在於,各國國內的市場供需條件大不相同,而價格來自市場供需的調節,其中還應將國民用藥習慣與醫療文化一併考慮進去,健保局醫管處(現為醫管組)副理沈茂庭( 2002 )受訪指出,台灣每人平均用藥 4.6 顆,而先進國家平均只有 1 顆多,試問國內與國外對醫療的需求會相同嗎?答案很明顯。 關於平均醫療支出,我們應該加入上述事實後再進行比較,結果才具有真實性。 題外話,各國債券問題延燒不止,其實也會對醫療真實成本產生干擾。 這是因為醫療成本不一定都以帳面金額「兌現」,拿美國當例子,只要美國持續陷入歲收赤字( Deficit )當中,入不敷出的結果就是赤字項目下的金額只會以「債」的形式遺留,僅支付利息,延緩償還,長期來看,債仍然是「稅」,但最終會不會「完整」兌現,則是經濟與財政問題。 第三,預算黑洞的確是個不名譽的誤解說法。但…,藥價問題仍然是個「黑洞」。 規模經濟與差別取價的觀念對許多人來說並不陌生,並非理論有問題。即使在民間組織進行採購買賣,「佣金」、「回扣」等行為也是常見的弊病,而這裡卻忽略了。 這種現象對於非營利目的下彈性僵化的組織幾乎是無法避免的宿命,譬如政府、軍隊,甚至學校與醫院(雖然已經越趨營利)無一倖免。 相關的弊案監察院很多,新聞也很多,沒爆出來的…,恐怕更是難以想像。 這些案例中經常可見名目價格與真實價格的明顯落差,有心人士往往藉折扣之名行圖利之實…,這是現實!無須掩飾或渲染。多數醫師或從事專業工作的人士一定經常感到很無奈吧!因為輿論總是以偏概全,忽略多數人平時的努力。 其實不論我們如何看待這個問題,都不可能釐清眼前的人是不是豺狼虎豹,不妨給自己與對方多一點信心,我們肯定是擁有更多優秀的良心醫師,才能用這麼低的醫療支出救活這麼多的人,不是嗎? 補充一點,作者的引述資料提到國內醫院負擔的虧損累積近 1700 多億,這些虧損對小醫院而言相當吃力,但部份營利性強的醫院,例如長庚醫院還是能達到 7% 的利潤(一半來自投資收入)。 扣除業外收入, 3.5% 並不是很高的數字,即使對於非營利事業而言也不過分。但是在國內平均醫院獲利僅 1.8% 的惡劣條件下,大醫院是如何獲利的?除了領取高額補助以外,營利是否來自壓縮醫護人員工作條件、不恰當的業外或佣金收入?甚至藥廠提供的佣金多寡是否將決定了醫師用藥或簽約的依據? 這些問題在「藥價是否應該統一」之外同樣值得關注。 這些問題假如不正視,即使某天醫療資源得到挹注,醫護人員的工作條件還是不會有任何改善,黑洞也仍然是黑洞,那麼是不是能夠推行官員口中學者專家討論十年的理想,對於改善醫療環境又有什麼幫助呢? 最後,「我國與各先進國家藥價之比較」當中,歐美甚至日韓的藥價都比台灣來得更貴,但台灣有多少藥品是自行研製的? 多數依賴進口的藥品,在國內的價格竟然比原產地還高…,經濟學第三級差別取價( Price Discrimination-Third Degree )告訴我們這反映了藥廠的邊際生產成本有多低,以及藥廠在台灣多麼無利可圖的事實。 健保局降低藥價的努力值得歡呼,不過俗話說有一好沒兩好, Ekelund & Persson (… Continue Reading

讀三分鐘搞懂:1)為何健保不能倒?2)為何健保應該倒?有感 ( 一 )

精神戰力週的空檔高材生小兵A才跟我分享健保的資訊,回到家動態馬上看到好幾個人分享這篇三分鐘搞懂:1)為何健保不能倒?2)為何健保應該倒? 於是把它看了一遍,老人家深深受到感動,如果到處都有優秀的熱血青年製作有深度的懶人包,我想這社會一定會變得更美好…! 那麼老人家也來分享幾個觀點: 首先我覺得台灣其實沒有健保倒與不倒的問題,因為很難放手。 這就像大型國營事業一旦建立,退場機制幾乎只剩民營化、被收購而非倒閉是一樣的道理,健保一旦收手,目前所有的醫療給付、評價以及醫病體系立時崩潰,取代的成本太高,因此少有人提及的轉讓反而比較可行…,但這就好比把中央銀行賣給民間企業,可能嗎? 為了維持健保運作,在法源基礎未變的情況下調漲保費勢在必行,否則將無以為繼,因此在媒體上爭議調漲與否無疑只是做秀,有問題的只是「費率」,誰應該繳多少錢,以什麼為衡量基礎? 倘若以「使用者付費」為基礎,確實是會失去社會保險的原意,畢竟「全民健保」本身就是建立在風險分攤的觀念上,若不依據此原則,必然走上雙軌制( Two-Tiered System )的道路,如同美國的例子。 但是保險費率問題也不是一定非 1 即 0 ,要達到社會保險的意義,就不可能完全依使用者收費,然而一視同仁只會使道德風險( Moral Hazard )急劇升高。 二代健保採用的費率計算,是以「經常性薪資」與「泛業務收入」的有無與級距高低來徵收,這是一種「所得再分配」的思維,但是對於多數人而言,「個案基礎的部份分擔」或許更加公平。 由此而生的觀點是,與個人努力攸關的醫療負擔應該被權重計價。 如果是由個人行為導致的醫療負擔,則給予價格懲罰,使其負擔較高的費用以遏止多餘的醫療成本(酗酒、濫用藥物等)。 反之,針對每個人無法以個人努力避免的病痛事故,才以社會保險的原則將醫療成本歸屬於共同風險承擔。菸可以有菸品捐,健保何嘗不能有類似的措施? 二代健保最初希望推動的「家戶總所得」制度,前健保局總經理朱澤民批評其「所得再分配」效果過於強烈,畢竟「有錢不是罪惡」,但每個人還是有該負擔的責任,目前定案的「補充保費制度」,修正了以往高業務收入、高利息收入的族群(如藝人、股票族)保費奇低的現象,這是一個好的改變。 先不論補充保費制度的行政成本究竟如何,其與家戶總所得制度原則還是相同的,兩者都無法引導「非正常醫療成本」的降低。 努力開源,也得多方節流。楊志良說:「健保好,健保不能倒」,我暫且同意,但是健保要永續發展,做法還得更聰明一些才行。 順道一提,為何「強烈的」所得再分配不能產生好的社會福利政策? 以收入高者補貼收入低者的方式來實現社會分配公平,是基於任何事業的升值與個人的成就都有賴於政府的各種建設與政策作為,諸如教育、交通建設、產業條例等等。而國家的收入來自於全體國民在各個崗位共同的付出,因此將部份利益分給其他人是合理而能讓人接受的。 但是過度強調「結果分配」的社會政策,提供了強大的「不努力」誘因,最著名的經濟學例子就是失業補助。 健保也是如此,中短期抑制貧富差距的強力手段在長期往往損害了整體的發展力道。 自由經濟當中,個人追求成就的努力正是推動成長的泉源,凡事只講求齊頭式的公平,只會扼殺創新突破,讓未來社會總和利益逐漸減少,最後徒增痛苦感而已。 在仇富反階級心態越來越盲目不理性化的台灣,這難道不值得反省嗎? 精選文章,繼續閱讀: * 讀三分鐘搞懂:1)為何健保不能倒?2)為何健保應該倒?有感 ( 二 ) * 證所稅的一頁矛盾 * 產業百百種,哪個最熱門?哪個薪水高?最新就業分析帶你一探究竟 (一) * 產業百百種,哪個最熱門?哪個薪水高?最新就業分析帶你一探究竟 (二) * 大選的經濟學趣味 * 康德與服務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