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自己背上的話:畢業感言

這段旅程像做了一場淺淺而不安眠的夢,回神過來時身上穿著西裝,正在參加同學們盛裝打扮的謝師宴。 螢幕上跳轉著一張張照片,緩緩轉暗的燈光讓所有還在歡笑交談的人群同時安靜下來。 投影的畫面中播放著不知何時何人秘密拍下的生活紀錄,我獨自想,來到這裡,和這樣的一群人相遇,然後生活在一起,有過歡笑的、衝突的、相挺的、嘲諷的,把全部的種種加總起來之後,究竟該怎麼為這段日子寫下註解。 你可以看得出每個人都很重視這一天,然而這天究竟代表著什麼意義卻有點隱晦不明 ,要說服一個理性的人,告訴他相遇必定有某種特殊意義似乎欠缺力量,我們也許…,只是相遇,分開,然後就各自往下一階段前進。 也許…,緣份不過就是一次人生機率的排列組合。 但是靜靜看著場內每個人的臉,不同回憶時而浮現,想著想著,平行跳出全無關連的另一個人和場景,把共度的時光纏繞成難以切割的長長的緣份。想著想著,就感到很滿足。 學期結束在即,開始整理一箱箱行李,找了時間一個人悄悄重返留戀的某些地方,原來幾年來除了那麼多的書與考試,有你們,有回憶,也更認識了自己一點。 我有點驚訝地發現,那個經常只顧看著前方而忽略身旁的自己,居然不知不覺中也變成被追望的對象。雖然…,對於角色的變化始終讓我感到不那麼適應。 回首長長的來時路總覺得簡單得多,儘管事實經常是一路顛簸。手忙腳亂的同時當然也掉落過一些遺憾…,關於失敗透了的與來不及開始的那一類的事,或者誤解別人的與被誤解的另一類的事。本以為會特別在意的事,後來卻沒有,反而開始覺得就那樣懸著,就那樣沒有解釋清楚,也是一種好的結局。 記不得是哪位作家的好句子:「但沒被發現也沒關係,做自己喜歡的事,還是像溫柔,不一定要被認同或知道,因為祕密有時候很美,不去明白或不被明白有時候很快樂」。 看著手機上的行事曆,不知不覺來到象徵離開的 6 月中旬,夜晚的圖書館裡一定還有考生正在為期末而苦惱吧。再過一陣子,宿舍就會變得空空盪盪的,每年都是這樣。 只是那個時候,座席裡的你你我我不再是必須坐在大學教室裡等待上課的身分,而是即將快速遠離謝師宴螢幕上那些照片的青春模樣,一如我們從小到大不停「畢業」,人生要展開新的面貌。 最後一個節目是讓每個人把心裡的話或者祝福,寫在對方白色系上衣的背後,作為最後的留念。 想起 18 歲的畢業典禮後,我曾寫下這樣的句子:「起風前的最後瞬間,遠方的天空上飛舞著成群的白鷺,像天空發出的飛行信號。屬於我們的季節,此刻就要起飛」。 22 歲的畢業前夕,憧憬沒有那麼多,不再是那種飛翔前的期待心情,同時,背載著的滿滿現實感雖讓身體感到有些吃力,卻也讓腳步踏得更加紮實。 這四年說來其實很短,但我不會忘記的。祝福每個人都能因為彼此相遇學會更大的力量。 摘錄《黃俊郎,不是第四本書》的力量: 美麗的工藝與嚴謹的物理造出的子彈,是一種力量;而是否扣下板機的決定是另一種力量。 精細的實驗與紮實的研究找到愛情的激素是一種力量;而怎麼去愛一個人與接受一個人的愛是另一種力量。 想得到真正的力量必須單純,否則會畏懼退縮,但想發揮所擁有的力量卻非有另一種力量協助不可。 力量必須是單純的,但不能是單獨的,所以這世上很難有真正有力量的人因為有力量的人一定會覺得, 自己根本不再需要別的力量, 所以, 也無法發揮完全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