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儀器( Texas Instrument ) 面試心得

德州儀器( Texas Instrument )的名字並不讓人陌生,台灣最頂尖的公司之一就是晶圓產業的台積電,不只是董事長張忠謀,不少其他科技大老都與曾 TI 有一段緣分。 TI 在台灣扎根很早,網路很多評價都說 TI 台灣現在是外商皮台商骨,這方面褒貶不一。不過凡事眼見為憑,抱著一試的好奇投了履歷,幾乎過了一個月才收到回音,接著就準備到南勢角的封測基地進行面試。 第一次去人生地不熟,叫了車要到廠區,計程車大哥還丈二摸不著腦袋,直說南勢角那一帶好像沒什麼公司。 到了目的地,請警衛按照郵件提到的分機號碼通知,不久聯絡我的 HR 出來迎接,是一位年輕的男生,後來才知道這位穩重超齡的 HR 其實是一位實習生。我們邊走路邊聊了幾句,他突然問我為什麼笑得那麼開心(或許他覺得面試者通常比較緊張?),我沒反應過來,直接答說我覺得很新鮮,不過他倒是覺得這樣很好。 進了等候室,遇到另外一位來自台大機械的女生也是今天面試,趁著等待的時間閒聊幾句卻忘了問她應徵的職缺是那些。TI 雖然有公佈職務,但實際上經過第一關面試, HR 會自動幫候選者安排他覺得適合的部門面試,所以似乎也沒有那麼重要,真不愧是有制度的公司。 首先 HR 先讓我們做了類似多益的英文測驗,大概 40 分鐘左右,接著就個別進行面談。 TI 有自己制式的履歷,雖然我也附上了自己設計的格式,不過 HR 問的題目多半還是從 TI 的表格挑,而且就直接做筆記在印出來的履歷上。 簡單自我介紹和一些基本的問題之後, HR 分享了一些他自己身為實習生工作的經驗,他說在 TI 實習的 Loading 算是很重的,因為會被派到重要的工作,有時間和績效壓力,反過來說也是學習東西很好的機會。 HR 特別著重在一些團隊經驗的問題上,雖然我自己不覺得有在履歷上特別強調,還是被問了不少溝通方面的問題,特別是怎麼解決一些合作的困境等等,我一面回答一邊想起 Rich大師常說服科人應該來做「溝通介面」,想想真的是滿有多加鍛鍊的需要。 我當初填的志願是採購部的 Buyer ,理由很單純,第一因為我沒做過,其次則是我誤以為 Buyer 應該比較少人投,但結果大出我意料之外, HR 告訴我 Buyer 其實差不多已經補滿了,因為很多… Continue Reading

DHL (洋基通運) 面試心得

最初是在校園公佈欄看到這個實習機會的,我對 DHL 洋基通運並不算太陌生,因為以前曾經有研究過物流業的經驗,不過我對 DHL 所開出職缺的了解還是非常有限,就像很多公司一樣,光看包山包海的職務說明還是很難知道公司真正的文化。 投了履歷之後大約過了 2 週才接到 HR 打來的電話,算是第一關面試。電話面試的內容不外乎問問履歷上的東西,為什麼想投這間公司,以及一些未來職務上的工作內容等等,比較特別的是過程中 HR 一直對我履歷裡面「服務流程」相關的專案經驗很感興趣,不曉得是不是徵人的部門主管有特別交代,問得很細,除了心得之外,也要求我做一些不同專案的比較、說明在專案內扮演的角色等等。 我比較有印象的是,當 HR 問我為什麼做過的專案類型都不一樣,我答說做專案需要多種能力,但很多學生若非溝通能力比較糟糕,就是對統計分析之類的實作能力有很大的恐懼,所以我的角色就是因應專案需求去調整。一說完電話那頭的 HR 爆出哈哈笑聲,突來的反應讓我大為意外。 電話面試結束後幾天, HR 另外打了電話通知下一階段的面試日期,這次會由總部的部門主管親自面談。 到了公司門口,我照著通知郵件上面寫的聯絡人打了電話進去,不久馬上有一位青年男士快步走出來開門,態度很溫和謙恭,而且也知道我的名字,一時我還不明究理,直到被領著進了辦公區旁的小房間才發現原來這位熱心開門的先生就是 HR 提到的部門主管,姑且稱為 A 先生吧。 後來聽 A 主管說他快 50 歲的時候,真是讓人嚇一跳,從外表真的看不太出來他已經有 20 多年經驗了。閒聊一會兒, A 主管開始介紹 DHL 台灣架構和一些內部流程,以及他的部門所負責的項目。聽著 A 主管解釋,我覺得 DHL 的流程觀點簡直就像在讀 paper 一樣,特別是「員工滿意-生產力-品質-顧客滿意度-顧客忠誠度-利潤」的邏輯,簡直就是「服務利潤鏈」,非常有共鳴(詳見「服務科學課程回顧: 服務行銷與管理」)。 DHL 業務可拆為 Express 、 Freight 和 Logistics…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