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塑化劑事件之後

如果你還記得…,2011 年 5 月份開始的塑化劑風暴,這堪稱台灣近年最嚴重的食品安全問題之一,影響層面遠超過 2008 年喧騰一時的毒奶粉事件,根據台大食品研究所教授孫璐西的說法,其中一種被檢測出的塑化劑 DEHP 的毒性是三聚氰胺的 20 倍。 當時剛聽到「起雲劑」、「塑化劑」時我和多數人一樣滿頭霧水,了解情況後得知起雲劑其實就是「乳化劑」的類產品,於是才發現事情比想像中還嚴重許多。 認識食物中的介面活性劑 乳化劑作為一種「介面活性劑」,基本的功能在於使原本不相溶的水份與油脂結合,以達到配方的目的。它在食品中的應用範圍非常廣,例如用來使飲料中的香料、調味劑與主成分混合,或者在製造麵團的過程中讓麵筋與蛋白均勻融合,以提升麵包的柔軟度和延展性。 就拿飲料中的乳化劑來說,有空到便利商店看一看成分標示,你會發現幾乎所有奶茶類的便利店商品都含有該種成分,而起雲劑的作用也類似於此,即使不讀相關報導,也不難想像其危害之廣。 儘管在事件發生後的一個月中檢討聲浪不斷,讓脫離「現代標準」已久的食品業彷彿終於看見了改革的契機,但隨著 D-DAY 的結束、各大媒體的爆料熱潮消退,大眾認真看待的熱情也漸漸冷卻。 塑化劑案的偵結結果,昱伸、賓漢兩黑心企業負責人都遭求處 25 年刑期[編按:後昱伸負責人判 15 年、賓漢負責人判 13 年],雖然對幾乎等同於幫凶的一票「受害者」下游廠商終難明究其責,最終只雷聲大雨點小地判賠總計僅 100 多萬元,這樣的「判決」結果也算是創下食品界的一項記錄了。 事件到此告一段落,然後呢?其實我們有另外值得關心的事情。 塑化劑事件的核心問題,在於把「工業用品」加入「食品添加物」中,這部份的違法無庸置疑。 而剩下的「合法」的那部分,雖然為大眾所忽略掉,但我認為是塑化劑事件之後同樣需要眾人關切的,這議題就是「食品添加物」。 食品添加物的使用,就我看到的資料顯示至少有 2 、 30 年了,而它的應用範圍無所不在,固體的、液體的,各種食品中都找得到,本次受到污染的起雲劑不過是冰山一角。 被食品添加物豢養的一代人 所謂食品添加物幾乎等同「人工合成」的材料泛稱。 這裡可以輕易的舉出一些添加物應用的實例:茶飲連鎖或者便利店裡的「奶茶」其實沒有牛奶,超市或咖啡店裡的「奶油球」裡也沒有「奶」,某些牌子的「果汁」當中可能沒有「水果」,而多數的果汁飲料明明只有「一點點」的水果,喝起來卻還是「充滿了」水果的味道。 這些應該要讓人們感覺到「奇怪」的現象卻一直被正常看待。 事實上,我們常喝到的「奶」類飲品,其中的奶味來自人工的奶精(粉)而非天然物,主要成份是氫化油等等,本質是「油」而非我們認識的「奶」,兩者的關鍵區別之一在於蛋白質的含量。 奶油球也是相同道理,氫化油脂的另一個產物就是曾讓麥當勞頭痛不已的「反氏脂肪酸」,當然,你可以猜到對人體而言這不是什麼好東西。 至於為何業界捨棄高營養價值的天然產品「牛奶」不用,而仰賴無營養價值外還可能造成健康負擔的「化學合成物」,恐怕會找到一個共同的答案:成本。 這也是塑化劑事件的根源。 理想上,適當地使用食品添加物可以在低成本的條件下,做出普通品質的「仿真」食品,從經濟面、社會面來說,不啻是一種科學的恩賜。 但是長久以來人們對廉價食品的成因缺乏認知,使得添加行為原先的理想狀態被破壞,在迎合市場不問原因、只求低價的心態下,食品企業為了銷售及利潤,大量(甚至是過量)使用各種「添加物混合配方」變成不得不為的趨勢。 經濟學上有個觀念,叫做「劣幣驅逐良幣」,當缺乏認知的人們認為「天然」與「人工」的價值相當,那麼自然實際成本更高的天然品將會慢慢被淘汰-就算某些廠商原本並不願意大量使用這些化學物。 食品中充斥各種添加物的主要隱憂,並不在於「人工」與「天然」之爭,而在於即使「單項」成分在某個劑量之下對人體無害,也不保證「複項」成分的「交互作用」沒有負面影響。 複雜模式裡交互作用的衡量在數學上或者商業上經常是個難題,在食品管理中也不例外,一般大眾消費時唯一可信賴的國家食品安全標準,也僅能以「單項」的標準來限制含量而已。 另一個事實是,名列國家規範的成份多半具有相當程度的「危害性」,就算因為劑量極低而不造成顯著影響,卻不能代表那就是完全安全的物質。 食品安全的法律漏洞 不過也不必過度恐慌,因為在食品添加物使用多年以後的今天,能夠明確指出因添加物而造成的健康危害仍屬少數。我們真正的風險在於無法預知,推陳出新的各種商品與混雜使用的添加物會在何時破壞這個和平的表象。… Continue Reading